您现在所在位置:绵阳师范童话故事网 >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正文
树姑娘(上)

1.
  傍晚时分,G市的一间房屋里,突然响起一个女人的尖叫:“亲爱的,这已经是第11件了!”
  “什么?!已经第11件了?!……这个坏家伙!再这么下去,非把我们变成穷光蛋不可!……”一个男人在厨房里一边忙碌,一边绷着脸嘟囔道。
  这对中年夫妇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女孩。这个小女孩的脾气却是非常、非常的坏。说出来肯定吓你们一大跳,这个坏脾气的小女孩今天总共已经砸坏了11件东西,其中包括1架大飞机!
  是的,1架大飞机!它可不是玩具!而是真正的大家伙!载着几百名的乘客,正得意洋洋地在天上飞着。这时,小女孩的坏脾气又像火山一样爆发了,只见她猛地抬起一条腿,使劲地朝马路边的一个垃圾筒踢去,随着“咚!”的一声巨响,这个垃圾筒竟然被她踢飞起来!就如一颗巨大的炮弹,迅速地飞向天空!接着,又狠狠地亲了一口那架飞机的屁股!那架飞机随即剧烈地摇晃起来,接着,又控制不住地往下掉!掉啊,掉啊,最终掉在一棵高高的大树上!直到现在,那架飞机还挂在大树上呢。
  总之,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她脾气更坏的孩子了。这不,她刚刚又把爸爸妈妈睡的那张床也踢到天上去了。
  “惨啦!我们该今晚睡在哪儿呢?”妈妈朝爸爸叫道。
  小女孩才不管爸爸妈妈睡在哪儿呢,现在,她只想喝可乐。
  “宝贝乖,不要喝可乐,马上就可以吃晚饭了……”妈妈一边哄着小女孩,一边提防着她把家里的大衣柜也踢到天上去。
  “我就要喝可乐!”小女孩固执地把手往前一伸。
  “老是喝可乐,待会你又吃不下饭了。”妈妈皱起了眉头。
  “我就要喝可乐!”小女孩开始跺脚,一副随时要大哭一场的样子。
  “天天都喝可乐,商场里的可乐都被你喝光了!”爸爸端着一盘菜走出厨房,不耐烦地呵斥道。
  “哇!……”小女孩立即哭了起来,接着又躺倒在地上,使劲地打滚。这是她刚刚学会的一招:从现在开始,她要把身上所有的衣服一件件地都滚烂掉!
  “好啦!好啦!这就给你可乐!”妈妈无可奈何地拿出一瓶可乐。
  小女孩胜利了。当然,晚饭她是一点儿也吃不下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小女孩觉得头上有点沉。她晃了晃脑袋,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沙沙沙!沙沙沙!……”
  小女孩不由地伸手往头上一摸——居然摸到了一根根又粗又硬的东西!
  “妈妈!妈妈!”小女孩惊恐地叫道。
  “怎么啦?宝贝!”妈妈赶紧跑了过来,紧接着,房间里又响起一阵刺耳的尖叫:“老公!老公快过来!”
  不一会儿,房间里又响起了一阵男人的惊叫:“这、这是怎么回事?!女儿的头上怎么会跑出一棵树?!”
  “我也不知道啊!”妈妈摸了摸女儿头上的那些枝叶——是一棵真树!并且,它真真切切地连接在小女孩的头上!
  “妈妈……”小女孩早已哭成了泪人。
  “不好!它还在不停地长大!”爸爸叫道。
  “真的!它真的在不停地长大!看!这片叶子!这片叶子就是刚刚长出来的!”妈妈指着一片树叶叫道。
  “还有这根树枝!这根树枝也是刚刚冒出来的!还有那片树叶……”爸爸紧跟着叫道。
  小女孩停住了哭声,她对着镜子,想看看那些枝叶是怎么长出来的,它们却不长了。
  “妈妈!……”小女孩又放声大哭,这次,她哭得更响亮了。
  “亲爱的,它越长越快了!”妈妈大叫,有几根树枝甚至伸到了她的脸上。
  “不能再哭!哭得越厉害,它就长得越快!”爸爸发现了一个可怕的规律。
  小女孩赶忙停住了哭声,那棵树果然又不长了。
  “宝贝乖,没事的,你可千万别再哭了……”妈妈搂着女儿,轻声安慰道。
  “妈妈,爸爸……”小女孩想哭又不敢哭。
  “亲爱的,你可快点想个办法啊!”妈妈着急地叫道。
  “有了!”爸爸拍了一下大腿,急匆匆地出去了。
  不一会儿,爸爸又跑了回来,手里多了一样东西——一把剪刀。
  随着“咔嚓”的一声,一片树叶连着树枝从小女孩的头上掉了下来。
    好一片绿绿的树叶!
  “爸爸!快剪!继续剪!”小女孩催促道。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又有好几片树叶掉到了地上。
  “别剪了!不能再剪了!”妈妈突然惊叫道。
  “怎么啦?”爸爸停了下来。
  “看!那里!那里又长出来了!而且长得更多了!”妈妈指着刚剪过的地方。
  “真的吗?”爸爸试着又是“咔嚓”的一声。
  确实如此!刚刚剪掉了一片,马上又长出了两片!刚刚剪短了一厘米,马上又长高了两厘米!
  “怎么办?!”爸爸丢掉了手里的剪刀。
  “快去医院!”妈妈开始换鞋子。
  “妈妈,我怕!”小女孩小声地抽泣着。她很害怕别人看到她现在的样子。现在,她只盼望着天快点黑下来,盼望着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恶梦,盼望着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头上的这棵怪树又消失了。
  可是,现在太阳才刚刚升起,身边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明亮而真实!
  “还是去医院看看吧。”除了剪树,爸爸实在想不到其它更好的办法。
  很快,一家人就出门了。小女孩忐忑不安地趴在爸爸的背上。妈妈不时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宝贝别怕,很快就没事了……”
  “你好。”有人在前面跟他们打招呼。
  “你好。”爸爸答道。小女孩头也不敢抬,要是被别人看到自己头上长出了一棵树,那就惨了!
  “这棵小树怎么啦?”又有人在前面大声地问道。那人只看到爸爸的背上有一棵树,却没有发现趴在他背上的小女孩。
  “哦,它生病了,我们带它去看看医生。”妈妈机智地答道。
  那人很快就过去了。真险!不过,接下来可就没这么幸运了。小女孩被挡在了公交车的门口!头上的那棵树太长了,小女孩必须从爸爸的背上下来,才能走进公交车!
  这样一来,车上所有的人都发现了她的头上有一棵树!
  “奇怪!这个小女孩的头上怎么顶着一棵树?!”有人小声地嘀咕道。小女孩的脑袋立即一片嗡嗡作响。
  “她可能是个杂技演员!”有人猜测道。
  “会不会是粘上去的?”有人怀疑道。
  “不对!这棵树好像是从她头上长出来的!”有人大声地叫道。
  “真的是从她头上长出来的!真的是从她头上长出来的!”有人更大声地叫道。
  这下可好啦,车上几乎所有的人都围到了小女孩的身边:
  “哟!多奇怪的一棵树!”
  “这是什么树呢?”
  “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树!”
    “树叶还挺茂密的!”
  “上面还有两只蝴蝶!”
  “……”
  众人七嘴八舌,不停地指指点点。小女孩想哭又不敢哭。爸爸妈妈一脸的尴尬。
  不知过了多久,公交车终于到站了。爸爸妈妈赶紧扶着小女孩走下公交车,急匆匆地往医院赶去。
  “……奇怪!真奇怪!”医院里,一位医生围着小女孩头上的那棵树,顺时针走了三圈,又逆时针走了三圈,接着问道:“什么时候长出来的?”
  “昨天晚上。”
  “痛吗?”
  “不痛。”
  “一点也不痛?”
  “一点也不痛。”
  “奇怪!真奇怪!……之前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没有。”
  “有没有撞到什么东西?”
  “没有。”
  “奇怪!……真奇怪!……”医生束手无策。
  过了一会儿,小女孩小声地说道:“昨天,我不小心,吞了一颗龙眼核下去……”
  “龙眼核?!”爸爸和妈妈齐声叫道,他们似乎找到了小女孩的病因。
  “呵呵……”医生笑了,“即使吞了十颗的龙眼核,也不可能从头上长出一棵树来的,并且,这棵树也不是龙眼树啊。”
  确实不是龙眼树。一家三口又失望了。
  “不要着急,”医生安慰道,“我帮你问问其他医生,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很快,医院里所有最厉害的医生都过来了。遗憾的是,所有的医生除了瞪大他们的眼睛,都不知道小女孩的病因以及治疗的办法。
  一家三口最终无可奈何地离开了医院。
  “咦!我刚才怎么没想到呢!”一回到家里,爸爸便叫道。
  “怎么啦?”妈妈不解地问道。
  “锯树!”爸爸答道。
  “锯树?”妈妈瞪大了眼睛。
  “对!锯树!用锯子把树锯下来!”爸爸握起了拳头。
  “用锯子把树锯下来?!”妈妈吓了一大跳。
  “妈妈,我会不会死掉啊?”小女孩仿佛看到一把巨大的锯子,正大摇大摆地朝自己走来。
  “宝贝乖,别怕……”妈妈一边安慰着女儿,一边对爸爸说道,“我可绝不愿意让我们的宝贝女儿去冒这个险!”
  “或许是个好办法呢?”爸爸抱着一丝希望。
  “或许要了宝贝女儿的命呢?!”妈妈反问道。
  “不会的,你想想看,我们之前用剪刀剪树枝、树叶的时候,女儿都不会觉得疼痛,所以,用锯子把树干都锯掉,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爸爸分析道。
  “之前只是剪树枝、树叶,现在可是锯树干!万一出血了怎么办?!”妈妈叫道。
  “我们可以先锯一点树皮看看,如果不会出血,也不会疼痛,再继续锯下去。”爸爸答道。
  妈妈犹豫了。
  锯子已经找来了。是一把非常锋利的锯子。一家人商量了好久,也迟迟不敢动手。毕竟,爸爸的这个办法实在太冒险了。
  正当一家三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叫唤声:“请问,有人在家吗?”
  爸爸打开门,门口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
  “请问,你们家是不是有个小女孩的头上长了一棵树?”那个女的一脸妩媚地问道。
  “有什么事吗?”爸爸警惕地问道。
  “你好!我们是某某电视台的记者。”那个女的双手递上一张名片。
  爸爸这才看到那个男手里提着一个摄像机。
  “对不起,我们不接受采访。”爸爸可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在电视上被人指指点点。
  “我们是专门过来帮助你们的。”女记者真诚地说道。
  “过来帮助我们的?”爸爸疑惑道。
  “是的,我们可以帮你在全国寻找能够给你女儿治病的医生——方便让我们进来说话吗?”
  “方便!方便!”妈妈在屋里连声叫道。
  最终,他们还是接受了那两个记者的采访。
  “这下,我们的女儿想不出名都难了。”记者走后,爸爸笑道。
  “但愿有人尽快帮忙把女儿的这棵树弄走!”妈妈祈祷道。
  小女孩则一个劲地盼望着夜晚早点到来。这棵怪树是夜晚的时候长出来的,小女孩希望它能够回到黑暗中去,在她头上永远地消失。
  要是那样的话,那该多好!
  天终于黑下来了。夜晚终于到来了。小女孩终于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小女孩醒来的第一个动作,就是伸手摸自己的头上。
  她摸到什么了吗?
  还是那棵树!那棵可恶的怪树!
  “妈妈!妈妈!快拿锯子来!快把它给我锯掉!”小女孩再也受不了了。
  “好的好的,宝贝乖,不要着急,妈妈这就叫爸爸来。”妈妈急急忙忙地去找爸爸。
  “真的要锯树?!”爸爸看了一眼墙上那把锋利的锯子,突然感到格外的紧张。可是没有办法,小女孩的话就是最高命令。
  一家三口连早饭都没吃,就忙碌开了。爸爸妈妈让小女孩平躺在床上,把树伸到床外,再用一张凳子架住它。爸爸手里握着锯子。妈妈则小心翼翼地捧着小女孩的脑袋。
  “亲爱的,你可千万要当心啊!”妈妈紧张地提醒道。
  “放心!我一定会的!”爸爸一脸的镇定,心里却在猛烈地打鼓。
  现在,马上就要开始锯树了,将锯子小心翼翼地对准树干……锯子开始在树皮上轻轻地移动……
  “痛吗?”妈妈问道。
  “不痛,快锯!快锯!”小女孩催促道。
  爸爸低头看了看刚刚锯过的地方,一块树皮也没有锯下来。“不行,我得用力点……”爸爸嘀咕道,狠了狠心,只听“嚯——”的一声,地上立即掉下了几块小小的树皮——锯子进到一根树干里去了!
  “痛吗?”爸爸和妈妈齐声问道。
  “不痛,快锯!快锯啊!”
  爸爸放心了,“嚯嚯!——嚯嚯!——”,锯子在树干中越陷越深,掉落到地上的树屑也越来越多。
  小女孩一声不吭地躺在床上,她一点儿也不觉得疼痛,只是觉得那些被锯开的地方有些发痒。
  很快,整棵树便从头上锯了下来。小女孩的头上却留下一圈圈的疤痕,看上去怪怪的。爸爸妈妈正想着怎么处理掉它们,那些疤痕突然又迅速地凸起!并且,越凸越快!
  “树干!是树干!”妈妈惊叫道。
  “树枝!树枝也冒出来了!”爸爸跟着叫道。
  “树叶!树叶也长出来了!”妈妈继续叫道。
  “真是见鬼了!”爸爸丢掉了手中的锯子。
  “爸爸!妈妈!……”小女孩不知所措地哭了起来。
  “宝贝别哭,千万别再哭了……”妈妈吃惊地发现,新长出来的这棵树,竟然比刚刚锯下来的那棵还要大许多!
  这可如何是好?!正当绝望之际,他们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
  “请问,这里是不是有个小女孩的头上长了一棵树?”
  “什么事?”爸爸问道。
  “是不是要来救我们的医生?”妈妈满怀期待。
  “您好!我们是某某公司的,我们想请您的女儿做我们产品的广告代言人。”对方答道。
  “广告代言人?”爸爸莫名其妙。
  “是的,你们的女儿如果愿意做我们的广告代言人,我们可以支付给你们100万元的代言费。”
  “什么?!100万元的代言费?!”爸爸失声叫道。
  “是的,100万元。”对方确认道。
  “这……这事我们还得考虑考虑……”爸爸谨慎地答道。
  “没问题,等你们考虑好了,请给我们电话……”
  爸爸刚刚放下话筒,电话又响了起来。
  “请问,这里是不是有个小女孩的头上长了一棵树?”
  “什么事?”
  “您好!我们是某某公司的……”
  原来又是想请小女孩做广告代言人的!
    这一天,总共有七家公司打电话来请小女孩做广告代言人!
  “天啊!居然有人愿意每年给我们300万元的代言费!”妈妈不可思议地叫道。
  “嘿嘿!想不到我们女儿的头上长了一棵摇钱树!”爸爸眉开眼笑。
  “300万元!亲爱的,我们要是每年有300万元的收入,那该多好!”
  “是啊,到时候,我们就再也不用去给人家打工了!”
  “到时候,我们想买什么吃的就买什么吃的!想去哪里旅游就去哪里旅游!”
  “到时候,我们就自己开一间公司!自己当老板!”
  爸爸妈妈两个人兴致勃勃,小女孩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爸爸妈妈,我不要做广告代言人!我不要做广告代言人!你们快把这棵树从我头上弄走!”
  “好的好的,不做广告代言人,就算是有人给1000万,我们也不做广告代言人……”爸爸妈妈赶紧停止了他们的美梦,不停地安慰着小女孩。
  可是,一连几天过去了,他们还是没有找到弄走这棵树的好办法。小女孩也只好天天呆在家里。幸好这棵树还没有长到屋顶那么高。要是那样的话,小女孩可就连家里也呆不下去啦。全家人都很担心这一天的到来,因为,那棵树每天都在不停地长高。
  说来也怪,自从头上长出那棵树以后,小女孩的脾气居然一天比一天的好。更奇怪的是,小女孩变得特别喜欢喝水,并且,一天到晚除了喝水,其它什么东西也不吃。
  “喝点可乐吧。”爸爸把一大瓶可乐递到小女孩的面前,这可是她以前最喜欢喝的东西。
  小女孩却摆了摆手:“喝可乐的孩子长不高。”
  “那就吃个烤鸡翅吧,味道可香呢。”妈妈递上一个大大的烤鸡翅。
  小女孩摇了摇头:“我还是喝水好。”
  “这可怎么办呢?!”爸爸妈妈着急了。
  小女孩的身体却一直还很不错,精神看上去也很好。
  “妈妈,我想到外面去走走!”有一天早上,小女孩突然说道。
  “到外面去走走?!”妈妈以为听错了。
  “是的,我想去晒晒太阳!”小女孩答道。
  “我的宝贝,你不怕别人笑话你啦?!”妈妈问道。
  “不怕!我头上长的可是一棵神树!”小女孩得意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
  “一棵神树?!”妈妈哭笑不得。
  “没错,芦荟阿姨她们都叫我树姑娘呢。”小女孩伸手一指阳台上的那几盆芦荟。
  “芦荟阿姨?!树姑娘?!宝贝,你没发烧吧?!”妈妈摸了摸女儿的额头,体温很正常。
  “还是让她出去走走吧,呆在家里太久了,对孩子不好——走!爸爸背你去!”爸爸蹲下了身子。
  “不用,爸爸,我自己走路去就行了。”小女孩已经跨出了家门。
  “小心头上的电线!”妈妈担心地看着女儿头上的树梢。
  “快跟上!”爸爸朝妈妈一挥手。
  爸爸和妈妈惊奇地发现,他们的女儿一路上总是不停地跟两旁的树木挥手致意。
  “宝贝,你在干什么呢?”妈妈上前问道。
  “我在跟植物们说话!”小女孩答道。
  “在跟植物们说话?!”
  “植物怎么会说话?!”
    爸爸妈妈面面相觑。
  “当然会啦,它们都叫我美丽的树姑娘呢!”小女孩一本正经地说道,“听!它们还叫你们树爸爸、树妈妈!”
  “树爸爸?!”
  “树妈妈?!”
    这个称呼实在太古怪了,爸爸妈妈可有点适应不过来。
  小女孩却似乎蛮喜欢树姑娘这个称呼的。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们以后就都称呼她树姑娘吧,至于她的爸爸、妈妈呢,也只好委屈他们当一回树爸爸、树妈妈喽。
  “您好,老爷爷!”树姑娘大大方方地朝迎面走来的一位老人家打招呼道。
  “你、你好……”老爷爷的两只眼睛瞪得又大圆,“小姑娘,你的头上怎么……怎么顶着棵树?!”
  “嘻嘻!因为我是树姑娘啊。”树姑娘一边说,一边得意地蹦了起来。
  “天啊!女儿蹦得这么高!”树妈妈仰起头,嘴巴张得圆圆的。
  “哇!足足有一层楼高呢!”树爸爸估量道。
  “亲爱的,她越蹦越高了!”树妈妈头仰得更高了。
  “两层楼!三层楼……”树爸爸叫道。
  “七层楼!八层楼!”树妈妈跟着叫道。
  “那些树叶真古怪!……它们就像是许多的翅膀,不停地往上飞!”树爸爸终于发现到小女孩蹦得这么高的原因。
  “我的宝贝,快别蹦了!小心摔断了腿!”树妈妈朝天空叫道。
  树姑娘每次却总能十分平稳地落到地面上。不但如此,天空上还飞来了许多各种各样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围绕着树姑娘飞舞。
  鸟儿越聚越多。前来观望的人们也越来越多。
  “奇怪!这个小女孩的头上怎么顶着棵树?!”
  “而且蹦得这么高!”
  “不对!电视里说,这棵树是从她头上长出来的!”
  “小小年纪就得了这种怪病!真可怜!”
  “看她似乎还挺开心的!”
  “看!快看!她还能飞来飞去呢!”
  “爸爸妈妈,我会飞啦!我会飞啦!”树姑娘在天上欢呼道。
  树姑娘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突然会飞的。有一些鸟儿在她前面翩翩起舞,她想上前去跟它们打招呼,不知不觉地,自己就飞起来了!
  “快下来!快下来!”树爸爸、树妈妈在地面担心地叫道。
  树姑娘却似乎没有听见树爸爸和树妈妈的叫喊,不但越飞越快,而且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完了!完了!我们的女儿飞跑了!”树爸爸、树妈妈望着茫茫的天空,捶胸顿足。
2.
   傍晚的时候,树姑娘又出现在了树爸爸、树妈妈的面前。
  “女儿!我的宝贝女儿!今天你飞到哪里去啦?”树妈妈拉着树姑娘,不停地这摸摸,那瞧瞧。
  “嘻嘻!我跟着小鸟们飞到一座森林里去了……”树姑娘得意地笑道。
  “飞到森林里去了?!”
  “没错,森林里住着很多很多的植物朋友和动物朋友,它们对我可热情啦!”
  “飞了那么远,肯定很累吧!”树爸爸递上一杯牛奶。
  “一点儿也不累!飞在天上的感觉真棒!”树姑娘朝树爸爸摆摆手。
  “好啦好啦,快过来吃饭吧,飞得那么高,都快把我吓死了。”树妈妈端出了许多好吃的饭菜。
  “妈妈,我已经吃饱啦,森林里有甘甜的山泉水,可好喝了!”树姑娘看都不看那些饭菜一眼。
  “老不吃饭怎么行呢?!”树爸爸皱起了眉头。
  “没事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爸爸妈妈,你们看!我的这些树叶是不是变绿了好多?”树姑娘拉下头上的一串树叶。
  “好像是绿了一些……可是,这又能怎样呢?我们还是没办法把它们弄走。”树妈妈叹息道。
  “嘻嘻!爸爸妈妈,你们仔细看!”树姑娘走到屋子中间,伸手往自己的头上一指。
  “哇!——”树爸爸和树妈妈随即都惊呆了。原来,树姑娘头上的那棵树一下子长大了好几倍!现在,整间房屋里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树叶!而且,那些树叶还在不停地往窗外延伸!
  “爸爸妈妈,你们再看!”正当树爸爸、树妈妈惊讶不已的时候,树姑娘又神气地往自己的头上一指,紧接着,那棵大树一下子又变小了,小到只有一棵大白菜那么大!现在,树姑娘头上的这棵小树看起来还蛮可爱的呢。
  “太好了!”
    “太棒了!”
    “我的宝贝,快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啊,这真是太神奇了!”
     树爸爸、树妈妈高兴得手舞足蹈。
  “这个……我也不清楚,”树姑娘摸了摸头上的那颗小树,“可能是我在森林里喝了那些山泉水吧……”
  “是吗?!那你以后就天天飞去那里喝!”树爸爸叫道。
    “对!以后你就天天飞去那里喝!”树妈妈跟着叫道。
  “唉!”树姑娘却耷拉下了脑袋。
  “怎么啦?”树妈妈紧张地问道。
  “从明天开始,我再也喝不到那些甘甜的山泉水了。”树姑娘轻轻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树爸爸问道。
  “爸爸妈妈,明天如果有20多万个孩子就要被杀死,你们会怎么办?”树姑娘抬头问道。
  “什么,竟然有这种事?!”树爸爸和树妈妈同时瞪大了眼睛。
  “爸爸妈妈,你们快说说该怎么办啊!”树姑娘着急地叫道。
  “呵呵,你不用担心,这种事情是绝不会发生的。”树爸爸微笑道。
  “可是,那些人已经把所有的武器都瞄准了那些孩子,只等明天天一亮,那些孩子就会全都被杀死!”
  “真的吗?!”树爸爸又瞪大了双眼。
  “真的!那些武器在森林里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我都看得一清二楚呢。”
  “在森林里?”树妈妈奇怪道。
  “没错,明天一大早,森林里所有的树孩子和他们的亲人就会通通被砍掉!”树姑娘答道。
  原来是这样。树爸爸和树妈妈终于松了一口气。
  “没事的,砍掉了还可以再种。”树妈妈安慰道。
  “没事的,死掉了还可以再生——爸爸妈妈,如果有人要杀死我们,却这么对我们说,我们会答应吗?”树姑娘反问道。
  “当然不答应,可它们毕竟不是人啊。”树爸爸答道。
  “但是它们一样也有生命!它们又没伤害我们,每天还为我们提供新鲜的氧气,我们为什么反而要这么残忍地杀害它们?!”
  树爸爸、树妈妈沉默了。
  “爸爸妈妈,你们快想办法救救他们啊。”树姑娘催促道。
  “可是,该怎么救他们呢?”树爸爸挠了挠头。
  “给他们打电话,叫他们停止杀害树孩子他们!”树姑娘拿起了话筒,递给树爸爸。
  “他们不会听我们的话的,我们又不是总统。”树妈妈说道。
  “那你们就给总统打电话,叫总统命令他们放下武器!”
  “呵呵,”树爸爸忍不住地笑道,“总统太忙啦,况且,我们也根本联系不上他。”
  三个人想了一个晚上,也没有想到一个可行的办法。
  第二天早上,树爸爸、树妈妈醒来的时候,发现树姑娘又不见了。
  “她肯定是飞到那座森林里去了……”树爸爸猜测道。
  树爸爸猜得没错,树姑娘确实飞到那座森林里去了。
  天还没亮树姑娘就出发了。现在,她就在那座森林里,并且,就站在要杀害树孩子的那些武器——一排巨大的拔树机的前面。
  “怎么还不动手?!”一个长得又矮又胖的男人,朝着对讲机大声叫道。这个男人的两只眼睛总是滴溜溜地转个不停。
  “报告董事长,有个头上顶着棵树的小女孩,不让我们前进……”一个嘴巴上留着两撇胡子的男人拿着对讲机在不远处答道。
  “笨蛋!把她抱走不就行了吗!”“滴溜溜”骂道。
  “我们试过了,根本抱不动,她还说要找你谈判。”“两撇胡子”答道。
  “一群蠢货!……”“滴溜溜”骂骂咧咧地朝前面走去。
  很快,滴溜溜就看到了一个头上顶着棵树的小女孩。这个小女孩正是树姑娘。
  “喂!你这孩子!竟敢跑到这里来捣乱!看我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滴溜溜”朝着树姑娘大喊大叫。
  “你是谁?”树姑娘镇定地问道。
  “我就是这里的老大!听说,你要找我谈判?”“滴溜溜”边说边靠近树姑娘。
  “是的,我要求你马上把这些武器都撤走。”
  “哈哈哈……”“滴溜溜”露出了满嘴的黄牙,“小姑娘,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话啊?这又不是你家的森林!”
  听到“滴溜溜”这么说,树姑娘不由地一愣,接着,马上又叫道:“这里也不是你家的森林啊,你凭什么杀害这些无辜的树孩子?!”
  “树孩子?”“滴溜溜”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小姑娘,我看你是童话故事看太多了吧?它们只不过是一些树木!根本不是什么孩子!并且,我们可是有许可证的,我们是合法的……”
  “滴溜溜”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神气地朝树姑娘晃了晃:“看到了吗?有了这张东西,这片森林就全都是我们的了!我们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
  “不!这片森林不是你们的,而是树孩子他们的,你们是一伙强盗!”树姑娘叫道。
  “强盗?!你竟敢骂我们是强盗!”“滴溜溜”将那张纸往口袋里一塞,恶狠狠地朝树姑娘伸出他的那双大手,使劲地将她往上抱。可是,树姑娘的脚底就像生了根一样,一动也不动地立在地上。
  奇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嗨!——”“滴溜溜”使出了全身力气。树姑娘还是纹丝不动。
  “哈哈哈……”周围的人不由地都笑了起来。
  “滴溜溜”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嗨!——”的一声,再一次使出了全身力气,不料,这次却轻得出奇,轻得“滴溜溜”一下子把树姑娘抱到他的头顶上去,紧接着,他的双脚又离开了地面!
  原来,树姑娘突然飞了起来。“滴溜溜”还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树姑娘带到了半空中!
  “滴溜溜”顿时慌掉了。他想松开树姑娘往下跳,可是离地面那么高,跳下去没被摔死,也肯定会残废!只好紧紧地抓住树姑娘的两只脚。
  “小姑娘,快放我下来……”“滴溜溜”在半空中急得哇哇乱叫。
  树姑娘不理睬他,继续越飞越高。许多鸟儿开始不停地啄“滴溜溜”的脸和手。
  “救命!救命!……”“滴溜溜”吓得裤子都尿湿了。地面的人也乱成一团。
  “小姑娘……我答应你……只要你放我下来……我马上就叫他们……撤走所有的机器……”“滴溜溜”哀求道。
  “真的吗?”树姑娘等的就是这句话。
  “真的……我这人从来……从来不说假话……”“滴溜溜”的双手都快抓不住树姑娘了,他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小姑娘……求求你……快、快放我下来……我、我马上就要掉下去啦……”
  “放心,我不会让你掉下去的。”树姑娘很快又降落了下来。
  “你们快把机器都开走,统统都开走……”“滴溜溜”一落到地面,便对他的下属命令道。
  树姑娘胜利了!树孩子们得救了!
  不料,没过几分钟,那些机器又通通地开了回来!
  “滴溜溜”也已经换上了一条新裤子,并且,他高高地坐在了一台巨大的拔树机驾驶室里头。
  “给我上!”“滴溜溜”把手一挥。
  “隆隆隆……”那台庞然大物立即滚动着巨大的轮子朝树姑娘直冲过去,想要把树姑娘碾成肉酱!
  “不好!”树姑娘连忙飞到了半空中。
  “你这个骗子!可恶的大骗子!”树姑娘飞到了“滴溜溜”的面前。
  “嘿嘿!我可没有欺骗你啊,”滴溜溜”隔着拔树机的玻璃窗得奸笑道,“我们刚才是已经撤走了,可你并没有要求我们永远地撤走啊。”
  拔树机继续“隆隆隆……”地冲向那些树木。
  “通通给我上!给我把这些树木通通都拔掉!”“滴溜溜”挥舞着两个拳头。
  “咔嚓!咔嚓咔嚓!……”一棵棵的树木接二连三地倒在地上。
    看着那些纷纷倒下的树木,树姑娘傻眼了。突然间,她头上的那棵树飞快地舞动起来!并且,还飞出了很多很多的树叶!
  树叶铺天盖地!
  整个森林顿时一片天昏地暗。到处都是“哗啦啦”的树叶在响,好像是在哀悼那些倒下的树孩子。
  不一会儿,所有拔树机的驾驶室都被树叶密密麻麻地裹住了。
  “喂!喂喂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滴溜溜”在黑乎乎的驾驶室里惊叫道。
  所有的拔树机都停了下来。没多久,驾驶室的门又纷纷打开了,“滴溜溜”他们一个个满脸苍白地逃出外面。
  树姑娘头上的那些树叶仍然在不停地飞来飞去,转眼间,又把“滴溜溜”他们的手脚裹个严严实实,全身上下只剩下嘴巴、眼睛和耳朵没有被树叶裹住,看上去就像是一根根的“人棍”。
    “救命!救命!……小姑娘饶命啊!……今后……今后我再也不敢了……”“滴溜溜”躺在地上哀求道。
  “这么多的树孩子都死了!”树姑娘看着倒在地上的那些树木,心里非常的难过。
  “饶命啊!小姑娘……只要你饶了我……我保证今后……今后再也不伤害它们……”“滴溜溜”的那双眼睛惶恐不安地看着树姑娘。
  “你们这伙强盗!竟然杀害了这么多的树孩子!”树姑娘的眼里闪动着晶莹的泪花。
  “小姑娘……只要、只要你饶了我……我马上就打电话……叫人把它们……都种回去……”
  “真的吗?!”
  “真的,我这人……从来不说假话……要是骗了你,我不得好死!”“滴溜溜”发誓道。
  树姑娘又相信了,她实在是太善良了。
    说来也怪,那些树叶好像知道树姑娘的想法似的,一下子就“哗啦啦”地都从“滴溜溜”他们身上掉了下来。
  “快点!快打电话叫人把它们都种回去!”树姑娘催促道。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打电话……”“滴溜溜”转动着他的那双眼睛。
  很快,天上传来了一阵刺耳的轰鸣声,一架看起来非常先进的直升飞机正迅速地朝他们飞来。
  “太好了!太好了!树孩子们有救啦!”树姑娘朝着头顶上的直升飞机欢呼雀跃。
  直升飞机越飞越近,巨大的旋风刮得树姑娘头上的那些树叶“哗啦啦”作响。
  突然,从直升飞机上面射出一个钢丝网,直朝树姑娘扑了过来!
  “不好!”树姑娘一声惊叫,想要飞到一边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钢丝网不偏不倚地把她牢牢地罩在里边,无论她怎么挣扎,也逃不出去!不但如此,这个钢丝网还越缩越小!
  “哈哈哈……”“滴溜溜”看着被困在钢丝网里的树姑娘,笑得大嘴巴都快裂开了。
  “你这个大骗子!专门说假话的大骗子!”树姑娘骂道。
  “小姑娘,我可没有说假话啊。”“滴溜溜”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是打电话叫他们把那些树种回去,可他们不答应,我也没有办法!”
  “滴溜溜”说完,大手一挥,那些拔树机又“隆隆隆……”地冲向了那些树木。
  “不要杀害树孩子!”树姑娘在钢丝网里使劲地挣扎着。
  “我可没有杀害它们呀!小姑娘,你要怪就去怪那些机器吧……”“滴溜溜”大手一挥,直升飞机随即吊着树姑娘朝远处飞走了。
  G市,一个尖耳朵的景察坐在一张高档的红木办公桌前,“啪”的一声,点燃了一支香烟,一脸威严地问道:“你们就是她的父母?”
    “是的是的,我们就是她的父母……”“尖耳朵”的前面毕恭毕敬地站着两个人,他们分别就是树爸爸和树妈妈。
    “你们的孩子犯了扰乱社会秩序罪!知道吗?犯了这种罪可是要进监狱的!知道吗?”“尖耳朵”敲打着桌子,严厉地叫道。
  “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们管教无方……”树爸爸、树妈妈不停地赔礼道歉。
  最终,“尖耳朵”还是放了树姑娘:“念在你们孩子的年纪还小,饶了她这一回!下不为例!”
  一连几天,树姑娘都把自己关在家里头。
  “20多万个无辜的孩子,就这么死掉了……”树姑娘的心里在不停地流泪,头上的那些树叶也变得稀稀拉拉的。
  树爸爸、树妈妈看着女儿憔悴成这样子,都不知如何是好。
  “爸爸妈妈,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杀死那些树孩子呢?”树姑娘难过地问道。
  “因为,它们可以用来制造各种家俱……”树爸爸答道。
  “为什么非得用树孩子们来制造家俱呢?”
  “因为人们比较喜欢用这种材料做成的家俱,据说是比较珍贵……”
  “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为什么就不能发明一种更珍贵、又不用杀害树孩子的家俱材料出来呢?”树姑娘纳闷道。
  树爸爸和树妈妈没有应答,他们不是科学家,他们也无能为力啊。
  过了一会儿,树姑娘又自言自语道:“或许,我应该去森林里找看看……”
  “找什么?”树妈妈问道。
  “找一种既珍贵又不用杀害树孩子的家俱材料。”
  “我的宝贝!你还是别去了,那么多的科学家都找不到,你怎么能找到呢?”树妈妈担心女儿在外面又会发生什么意外。
  “找不到的话,我就把它发明出来!”树姑娘叫道。
  “把它发明出来?你是说,你要发明出那种更珍贵的家俱材料?!”树爸爸不可思议地叫道。
  “没错!爸爸妈妈,我一定要发明出一种更珍贵的家俱材料!”树姑娘坚定地答道。。
  树姑娘马上就行动了。这次,她要飞到更遥远的森林里去。
  “小心头上的电线!”树妈妈朝天空叫道。
  “小心飞机!”树爸爸更担心的是那些大家伙,现在天上的飞机可太多了。
  “不怕,我的速度比飞机还快!”树姑娘莞尔一笑。
  比飞机还快?!真的吗?
  一点儿也不假!
  树姑娘这次是整个身子横在天空底下往前飞的,就像人浮在水面上一样,这样可以把空气的阻力减至最小。并且,树姑娘头上的那棵树变得又大、又长、又尖,看上去就像是一支巨大的火箭!而树上所有的叶子就像是无数的翅膀,它们不知疲倦的朝着一个共同的方向,不停地飞、飞、飞……
  很快,树姑娘就飞到了一个森林,随后,又往另一个森林飞去……
  最后,连树姑娘自己都不记得已经飞了多少个森林了。有的森林偎依在一片湛蓝的大海边,有的森林躺在一片连绵起伏的山脉上,有的森林生长在一个冰天雪地的小国里……
  “怎么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树妈妈忧心忡忡地望着茫茫的天空。
  “不要着急,这不才去了两天嘛。”树爸爸安慰道。
  “一天到晚不吃饭,怎么会有力气飞呢?!”树妈妈最担心的是女儿飞着飞着,突然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放心,她会照顾好自己的。”树爸爸拍拍树妈妈的肩膀。
  “真是太固执了!这么小的孩子,却一定要发明什么家俱材料!”
  “呵,要是真能够把那种家俱材料发明出来,那可就好了……”树爸爸笑道。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两下敲门声,接着,又是一阵熟悉的声音:“爸爸,妈妈,我回来啦!”
  “女儿!是我们的女儿!”树爸爸跑过去开门。
  门外站的果真是树姑娘!
  “女儿!你这么快就回来啦?”树爸爸奇怪地问道。
  “还快啊?都要把妈妈急了!”树妈妈迎上前去,又是把树姑娘全身上上下下检查了个遍。
  “我的女儿, 这是什么东西啊?”树爸爸看到树姑娘的手里一直拿着一根树枝一样的东西。
  “它就是我要发明的新型家俱材料!”树姑娘得意地叫道。
  “什么?它就是你要发明的新型家俱材料!”树爸爸不由地笑了。这根树枝是那么丑陋,黑黑的树皮上还长满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疙瘩,树枝的末端,孤零零地挂着一片小小的叶子,看上去非常的古怪。
  “宝贝,我们别再发明什么新型材料了,走,妈妈带你逛街去,妈妈给你买最漂亮的衣服……”树妈妈怜爱地搂着树姑娘,这些日子,女儿可太受苦啦。
  “真的!爸爸妈妈,它真的就是我要发明的新型家俱材料!”树姑娘说着走到一个水龙头面前,把那根树枝在水里浸了一下,然后,把那根树枝往地板上一立:“爸爸妈妈,你们看!”
  “咦!”树爸爸和树妈妈都不由地瞪大了眼睛——那根树枝居然自己在地板上立住了!这是怎么回事?!树爸爸蹲下身子仔细地看了又看,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树枝的根部长出了许多细细的根须,这些根须全都牢牢地粘在了地板上。
  “亲爱的,快看!”树妈妈突然叫道。只见树枝上的那一片树叶突然越长越大,转眼间,长成了一片又大又圆的绿叶。
  “爸爸妈妈,这就是用新型材料做成的一张桌子。”树姑娘指着那片又大又圆的绿叶说道。
  “一张桌子?!”树爸爸和树妈妈齐声叫道。这么薄的叶片,可以当桌子用吗?!他们将信将疑地按了按那些绿叶,又推了推立在地板上的那树枝——竟然都纹丝不动!再使劲地推,用力地按,还是纹丝不动!
  “我去拿东西来放看看!”树妈妈很快就拿了几本厚厚的书本过来,把它们放在绿叶上面——绿叶晃都没有晃一下!
  树爸爸很快又拿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过来,把它放在绿叶上面——还是晃都没有晃一下!
  “奇怪!一根树枝怎么可以变成这么结实的桌子?!”树爸爸不停地这摸摸,那按按。
  “亲爱的,上面还有美丽的山水画!”树妈妈把脸凑到绿叶跟前。
  “真的!真的有山水画!”树爸爸也凑了过去,“看!还有泉水在不停流动着!”
  “而且一点儿也不湿手!”树妈妈伸手摸了摸那些泉水。
  “还有很多鸟儿在唱歌!”树爸爸侧耳细听。
  “哗!就像是走进了一片大森林!”树妈妈陶醉了。
  更神奇的是,这张树叶桌子还能够源源不断地释放出大量新鲜的氧气,坐在它们面前,呼吸特别的舒畅!
  不但如此,这张树叶桌子会自动清除垃圾!无论什么时候,它总是干干净净的。
  而且,这张树叶桌子还可以随意的移动。你只需用手轻轻地摇一摇那根树枝,树枝上的那些根须就会立即从地板上松开。待你把树枝放到一个新地方,那些根须一下子又全都牢牢地粘在地板上!
  还有,这张树叶桌子还可以随意地改变形状、大小和高度。你只需轻轻地用手按一按它,它马上就可以按照你的想法,变方或者变圆,变高或者变低。
  “我们的宝贝真厉害!居然发明出这么神奇的家俱材料!”树妈妈兴奋地搂住树姑娘。
  “其实,这并不是我发明出来的。”树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又是谁发明出来的呢?”树爸爸问道。
  “是树孩子们发明出来的。”
  “树孩子们?!”
  “是的,树孩子们,很多很多的树孩子和他们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起帮我把这种树叶桌子发明出来的!我们一起培育了一个新树种,这根树枝就是从新树种上摘下来的!”
  “想不到树木的本领这么厉害!”树爸爸赞叹道。
  “亲爱的,这么神奇的家俱材料,人们肯定会抢着购买!”树妈妈兴奋地叫道。
  “哈哈!这下,我真的可以开一家公司,自己当老板了!……”树爸爸又做起了当老板的美梦。
  “而且,还是个大老板!大大的老板!”树妈妈手舞足蹈。
  “说不定,我们还会成为世界的首富!哈哈哈……”树爸爸笑逐颜开。
  不料,树爸爸还没有笑住,却听见树姑娘这么说道:“爸爸妈妈,我想把这种家俱材料送给‘滴溜溜’……”
  “什么?!把它送给‘滴溜溜’?!”树爸爸和树妈妈都以为听错了。
  “是的,把它送给‘滴溜溜’。”树姑娘确认道。
  “送给他干什么?!”树妈妈不解地问道。
  “我要让他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家俱材料,我要让他从此不再杀害树孩子。”树姑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我们不是开不成公司了吗?”
  “那我们不是当不了大老板了吗?”
    树爸爸和树妈妈一脸的失望。
  “总之,我一定要把它送给‘滴溜溜’,我一定要阻止他再杀害那些树孩子!”树姑娘答道。
  “可是,这个办法行吗?”树妈妈怀疑道。
  “不管行不行,我都要试一试!”树姑娘坚定地答道。
3.
   树姑娘随即向“滴溜溜”的家里飞去。“滴溜溜”住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里头,这座宫殿所有的地板和桌子都是用世界上最昂贵的木料做成的。
  “你想干什么?!”“滴溜溜”紧张地看着树姑娘手里拿着的那根树枝。
  “叔叔,我是给您送礼来了。”树姑娘微微一笑。
  “送礼?!”“滴溜溜”的两眼突然放光。
  “是的,叔叔,您看!”树姑娘说着把那根树枝往地板上一立。
  顿时,“滴溜溜”的两只眼珠子几乎就要掉到地板上去。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滴溜溜”使劲地揉了揉双眼。
  “一张树叶桌子。”
  “一张树叶桌子?!”“滴溜溜”好奇地按了按那片树叶,接着,又使劲地按了按。可是,无论“滴溜溜”怎么用力,那片树叶总是纹丝不动。
  “嘻嘻,就是一头大象也推不倒它!”树姑娘笑道。
  “是吗?!”“滴溜溜”突然一屁股坐到那片树叶上去,树叶还是纹丝不动。
  “真见鬼!”“滴溜溜”又从树叶上跳了下来,“……里边竟然还有山水画!还有音乐!……啊啊啊——救命啊!……”
  发生什么事啦?
  原来,“滴溜溜”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提起了那根树枝,那根树枝随即迅速地带着他往墙上直撞过去!
  幸好,快要到墙面的时候,那根树枝又停住了!现在,它稳稳地粘在了墙上,变成了一幅栩栩如生的山水壁画!
  “太神奇了!太神奇了!……”“滴溜溜”仿佛中了邪似的,不停地喃喃自语。
  “叔叔!”
  “叔叔!”
  “叔叔!您怎么啦?”
  “啊?啊,没、没事,”“滴溜溜”终于回过神来,“小姑娘,这……就是你要送给我的礼物?!”
  “是啊,叔叔,您喜不喜欢啊?”
  “喜欢!喜欢喜欢!叔叔太喜欢了……小姑娘,你的这个礼物是怎么来的?”
  “是我和树孩子们一起发明出来的!”
  “你、和树孩子们、一起发明出来的?!”“滴溜溜”不可思议地叫道。
  “是的,叔叔,我想请您以后别再伤害树孩子们了。”
  “嗯……”“滴溜溜”的眼珠子迅速地转动着,“这就是你给我送礼的目的?”
  “是的。”树姑娘老老实实地答道。
  “这可不行!”“滴溜溜”奸笑道,“除非……”
  “除非什么?”树姑娘着急地问道。
  “除非你把这种……这种新型材料的发明权转让给我!”
  “只要你以后不再杀害那些树孩子,无论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那好,我也可以答应你,从今以后绝不再杀害那些树孩子。”
  “还有他们的亲人!”
  “对,还有他们的亲人。”
  “而且,我们还得签一份合同!”树姑娘这次学乖了,签了合同,“滴溜溜”就得说到做到啦。
  “签一份合同?没问题!我马上就跟你签一份合同!小姑娘,你放心,我这人从来说话算数!”“滴溜溜”这时候的心里可乐坏了,只要得到了新型材料的发明权,他今后就可以生产很多很多的树叶桌子、树叶椅子、树叶地板……,赚到很多很多的钱!
  居然能够这么顺利地和“滴溜溜”达成协议,树姑娘更是喜出望外。虽然这个发明没有让自己和爸爸妈妈赚到很多很多的钱,但只要一想到可以拯救那么多无辜的树孩子,树姑娘心里就会感到特别的开心!
  遗憾的是,树姑娘没有开心多少天,又听到了一个坏消息。那是一只刚刚从远方飞来的小鸟告诉她的:森林里,又有50多万个树孩子遭到了杀害!
  “什么?50多万个?!”树姑娘觉得自己的脑袋突然间被人击了一棒。她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一台台巨大的拔树机,“隆隆隆”地在森林里横冲直撞着,在它们的身后,一大片、一大片的树孩子和他们的亲人倒在了泥土中……
  “不是说好了不再杀害他们了吗?!”树姑娘决定去找“滴溜溜”问个清楚。
  “我的宝贝,你还是万别去了,”树妈妈赶紧拦住道,“他们的力量太强大了,我们是斗不过他们的。”
  “况且,‘滴溜溜’还可以狡辩说不是他干的。”树爸爸在一旁跟着说道。
  “那该怎么办?!”树姑娘着急地叫道。
  “除非我们能够找到确凿的证据,证明那些树孩子是‘滴溜溜’杀害的……”树爸爸答道。
  “我现在就去找证据!”树姑娘叫道。
  “这恐怕很难……”树爸爸摇了摇头。
  “为什么?”
  “他们肯定已经做好了准备,不给我们留下任何的把柄。”
  一阵沉默。
  “爸爸,他们为什么还要杀害树孩子呢?”过了一会儿,树姑娘问道。
  “因为,还是有许多人需要用它们做成的家俱。”
  “不是已经有更好的家俱材料了吗?干嘛还需要用树孩子们做成的家俱?”树姑娘困惑道。
  树爸爸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爸爸,怎么啦?”树姑娘追问道。
  “因为,你们签订的合同中有漏洞。”树爸爸答道。
  “漏洞?!什么漏洞?”
  “你们没有在合同中明确新型材料的销售价格,我的女儿,现在商场里销售的一张树叶桌子是多少钱,你知道吗?”
  “多少钱?”树姑娘还没注意到这一点。
  “10万元。”
  “10万元?!”树姑娘惊叫了起来。
  “是的,10万元,这么贵的树叶桌子,只有极少数的人买得起。”
  “他们为什么要把树叶桌子卖得这么贵?”树叶桌子的成本非常、非常的低,树姑娘一直以为最多10块钱就够了。
  “当然是为了赚钱,赚到更多的钱!”树妈妈答道。
  “即使是卖10万元,他们赚的钱也够多了呀,为什么还要用树孩子们制造家俱?”
  “对于钱,有些人是永远都不会满足的。”树爸爸答道。
  “唉!我当初要是把树叶桌子的价格规定为10块钱就好了!”树姑娘后悔不已。
  “我的宝贝,这不是你的错,”树妈妈安慰道,“为了赚钱,那些人总会想方设法找到各种各样的漏洞……”
  “爸爸妈妈,我有一条妙计!”树姑娘突然叫道。
  “什么妙计?”
  “我们可以把新型家俱材料免费送给人们,这样,就可以逼使‘滴溜溜’把树叶桌子的价格降下来!”
  “不行不行,这可千万不行!”树妈妈直摆手。
  “为什么不行?”
  “因为你已经把发明权转让给了‘滴溜溜’,你要是这么做,他可以告你侵权,到时候我们可是要坐大牢的!”
  “这……”树姑娘愣住了。
  “咦!我们能不能把新树种的种籽撒播到各个地方去呢?”树爸爸突发奇想,“这样一来,人们就可以得到免费的新型家俱材料了。”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树姑娘高兴地叫道,“并且,我还可以叫小鸟们去完成这个任务!到时候,‘滴溜溜’就告不了我们啦!”
  “哈哈哈,我们这招就叫做以毒攻毒。”树爸爸笑道。
  很快,“滴溜溜”就知道了城市里到处都有免费新型家俱材料的消息。
  “混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滴溜溜”在他的宫殿里气急败坏地叫道。
  “肯定是那个树姑娘干的!”“两撇胡子”在一旁叫道。
  “是她?!”
  “肯定是她!”
  “你有什么证据?”
  “暂时还没有,不过,董事长,您想想看,除了她,谁还会有那些新树种呢?”
  “哼!可恶的树姑娘,你为什么总要跟我作对?!”“滴溜溜”咬牙切齿地叫道,“你们一定要给我尽快找到证据,到时候,我要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滴溜溜”他们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任何的证据。他们只是惊奇地发现,城市里突然多了许多小鸟,并且,这些小鸟总是飞落在那些新树种的枝叶上面,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好像在跟人们说:“新型材料!免费的新型家俱材料!”
  “钞票!我的钞票!……”“滴溜溜”竭斯底里地叫道,这些天,他的那些树叶桌子和木桌子一张也卖不出去。
  “董事长,您不用担心!我想到了一个对付树姑娘的绝招!”“两撇胡子”在一旁摇头晃脑地说道。
  “什么绝招?快说!”
  “是!董事长!”“两撇胡子”把头一点,接着,把嘴巴凑到“滴溜溜”的耳边,得意地说道:“董事长,我的这个绝招就是——钞票!”
  “钞票?!”“滴溜溜”两眼一瞪,“什么钞票?!”
  “董事长,您忘记啦?您手里有的是钞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钞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董事长,您说是不是?”
  “对啊!钞票是万能的,我怎么把它给忘了呢?!”“滴溜溜”咧开嘴巴笑了,“快说!快接着往下说!”
  “好的,好的,”“两撇胡子”受到了鼓励,神气十足地往下说道,“董事长,您想想看,要是您能够利用您手里的钞票,让树姑娘的新型家俱材料变得一文不值,到时候,一切不就都好办了?!”
  “嘿嘿!妙!太妙了!到时候,我的那些木桌子和木地板就不愁没有销路了!”“滴溜溜”奸笑道。
  “滴溜溜”他们马上就展开了行动。
  第二天早上,树爸爸拿着一叠的报纸,一边看,一边皱着眉头叫道:“糟糕!真糟糕!……”
  “怎么啦?”树妈妈走过来问道。
  “你看,所有的报纸都在报道新型家俱材料含有有毒物质!”
  “是吗?!”
  树爸爸把那叠报纸丢给了树妈妈,打开了电视,接着,又是一声惊叫:“不好!”
  “又怎么啦?!”树妈妈紧张地问道。
  “电视里也在说新型材料含有有毒物质!看,她就是上次来采访我们的那个女记者!”树爸爸指着电视叫道。
  电视里,那个女记者正在采访一个专家模样的人。
  “……千万不要使用那些新型家俱材料!因为,它们很有可能使您昏倒,甚至死亡!”那个专家模样的人郑重其事地说道。
  紧接着,电视里出现了一个病人躺在医院里的画面。“我就是被树叶桌子给毒倒的……”那个病人作证道。
  “……看来,真的是便宜没有好货啊。”那个女记者最后总结道。
  紧接着,电话里又出现了一个木桌子的广告:一位据说已经活了120岁的老人坐在木桌子旁边,高高竖起一只大拇指叫道:“还是‘滴溜溜’牌木桌子好!‘滴溜溜’牌木桌子,真正的绿色桌子,真正的环保桌子!……”
  “爸爸妈妈,新树种真的含有有毒物质吗?我们怎么都没有被毒倒呢?”不知什么时候,树姑娘也来到了电视机跟前。
  “对啊,我们怎么都没有被毒倒呢?会不会是那个证人在说谎?”树妈妈也觉得蹊跷。
  “可是,那些专家和证人都说有毒,并且,所有的报纸和电视都在不停地报道这件事……”树爸爸摇了摇头。
  “肯定是那个可恶的‘滴溜溜’在背后搞鬼!”树妈妈叫道。
  “这还用说!唉,有钱能使鬼推磨,一点儿也没错!””树爸爸叹息道。
  更坏的消息还在后头呢。几天后的一个早上,一只小鸟惊惶失措地飞到树姑娘的面前,  紧接着,又一只小鸟从窗外飞了进来,叽叽喳喳地朝树姑娘叫个不停。不一会儿,树姑娘又跑到了爸爸妈妈的跟前。   
  “什么?!同时有一百多座森林里的树孩子正在惨遭杀害!”树爸爸诧异道。
  “而且,他们还要把树孩子们统统变成煤炭!”树姑娘叫道。
  “把树木变成煤炭?!这怎么可能!”树妈妈叫道。
  “为什么不可能?”树姑娘问道。
  “因为需要经过很多年的时间,才能把树木变成煤炭。”树妈妈答道。
  “很多年是多少年?”树姑娘继续问道。
  树妈妈求助地看着树爸爸,她自己也不清楚很多年到底是多少年。
  “几亿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树爸爸答道,“总之,等那些树木变成煤炭了,‘滴溜溜’他们一定也变成石油了。”
  “要是他们真的能够把树木变成煤炭,那现代科技也真是太发达了。”树妈妈感叹道。
  是的,现代科技真是太发达了,今晚的电视新闻里也是这么报道的。电视里,“滴溜溜”正眉飞色舞地接受那个女记者的采访——
  “请问滴董(就是‘滴溜溜’董事长的意思),你们真的能够把树木变成煤炭吗?”那个女记者说着,把一个黑乎乎的话筒伸到了滴溜溜的面前。
  “当然!看!这就是我们刚刚变出来的煤炭!”滴溜溜的手里拿着一块黝黑发亮的东西,得意洋洋地炫耀道。
  “哇!现代科技真是太发达了!”女记者赞叹道,“请问滴董,你们变出来的这种煤炭,跟地底下挖出来的煤炭有什么差别?”
  “没有任何的差别!它照样可以用来发电,用来造福人类!”滴溜溜神气地答道。
  “哇!现代科技真是太发达了!”女记者又是一声赞叹。
  “唯一的差别就是,地底下挖出来的煤炭是经过好几亿年的时间才能变成,而我们的这种煤炭,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可以变出来!”滴溜溜更神气地叫道。
  那个女记者又是一声赞叹:“哇,现代科技真是太发达了!”
  “爸爸妈妈,为什么就没有人把那些煤炭变回树木呢?”树姑娘突然问道。
  “把煤炭变回树木?!那社会不是倒退了吗?!”树妈妈叫道。
  “要是那样的话,该可以拯救多少的树孩子!爸爸妈妈,我们如何才能阻止他们把树孩子变成煤炭呢?”
  “这……可太难了!”树爸爸摇了摇头,“除非……除非我们能够发明出比煤炭更好的发电材料,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核电!爸爸妈妈,核电不就是更好的发电材料吗?”树姑娘叫道。
  “可是,核电的造价太高了,而且,还会发生核泄露,对环境造成严重的危害……”
  “算啦,别异想天开了,”树妈妈在一旁叫道,“我们怎么可能发明出什么更好的发电材料呢……”
  “不!我一定要把更好的发电材料发明出来!”树姑娘倔强地叫道。
  第二天早上,树姑娘天没亮就起床了。不一会儿,她便飞上了高高的天空,迅速地向远方的森林飞去。
  树姑娘坚信神奇的森林是无所不能的,并且,她坚信自己一定可以在森林里找到更好的发电材料。现在,她必须争分夺秒。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
  “……怎么去了这么多天,还不回来?!”树妈妈在家里不时地看了看窗外的天空。
  “不用担心,我们的女儿一定不会有事的!”树爸爸拿着个水壶给阳台上的那几盆芦荟浇水。
  “亲爱的,你说,她真的能够把那种材料发明出来吗?”
  “呵,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树爸爸笑道。
  “这孩子!真是太不听话了!”树妈妈埋怨道。
  “不过,这也不一定,她不是把新型家俱材料给发明出来了吗?”
  “那只是碰巧而已,碰巧中了一次大奖,并不意味着每次都可以中大奖……”
  “咦!这是怎么回事?!”树爸爸突然在阳台上叫起来。
  “怎么啦?”树妈妈走向阳台。
  “这些东西是不是你种的?”树爸爸指了指栅栏上的许多藤条。不知什么时候,阳台的栅栏上缠绕着许多缀满了绿叶的藤条。
  “不是啊——天哪!它们、它们怎么会长得这么快?!”树妈妈惊奇地发现,这些藤条就像在赛跑似的,“唰唰唰!唰唰唰!……”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爬满了整个栅栏!
  “爸爸!妈妈!”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清脆的叫喊。
  “女儿?是我们的女儿回来了!”树妈妈掉头跑到门口。
  没错,正是树姑娘。
  树姑娘一进屋里就不停地四处寻找着。
  “我的宝贝,你在找什么?”树妈妈问道。
  “接线板,妈妈,我需要一个接线板……”树姑娘一边翻找着抽屉,一边说道。
  “你要接线板做什么?”树爸爸很快就递过来一个接线板。
  “做试验用……”树姑娘又找了一把小刀、一卷胶布和一根螺丝刀。
  “做什么试验?”树妈妈好奇地问道。
  “嘻嘻……”树姑娘神秘地一笑,兴冲冲地向阳台走去,接着,又从阳台的栅栏上拉了两根藤条进来。
  “难道,你想做一个用藤条发电的试验?!”树爸爸猜测道。
  “爸爸真聪明!”树姑娘用螺丝刀熟练地拧出接线板的一颗螺丝。
  “那么,这些藤条是你种的了?”树爸爸问道。
  “是的,我刚刚在楼下种了一根藤条……”
  “刚刚种了一根藤条,就长出这么一大片?!”树妈妈叫道。
  “没错……”
  “真是奇怪的藤条!从未见过像它们长得这么快的植物!”树爸爸感叹道。
  “阳光越充足,它们就会长得越快……”树姑娘拧出接线板所有的螺丝之后,又拿起了地上的一根藤条。
  “它们真的能够发电吗?”树妈妈用手摸了摸拉进屋里的那两根藤条——一点儿也不感到发麻。
  树姑娘没吭声。她正细心地用小刀把藤条末梢的一小段外皮剥开,再把剥开外皮的藤条连接在接线板上,又用胶布把它们粘紧,然后一一拧上接线板的螺丝。
  “好了!”树姑娘一拍手,叫道:“爸爸,您的笔记本电脑呢?”
  “笔记本电脑?!”树爸爸一愣,随即又答道:“好的,好的,我这就去拿来……”
  “藤条真的能够发电呢?”树妈妈怎么也不敢相信。
  “试验!这可真是个前所未有的试验!……”树爸爸一边抱着他的笔记本电脑,一边大声地叫道。
  把电脑放好。再把电脑的插头插在接线板上。接着,摁下电脑的开关按钮——
  “咦!”树爸爸一脸的惊奇。
  “竟然有电!”树妈妈两眼瞪得圆圆的。
  “竟然能够开机!”树爸爸不相信地抱起了电脑。
  “该不是电池里的电吧?!”树妈妈提醒道。
  “不是!我早就把它取出来了!”树爸爸看了看电脑底部。
  “不行,我得好好地检查检查……”树爸爸放下电脑,把藤条拿在手里仔仔细细地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树妈妈很快又跑到厨房里端来一个电磁炉。
  电磁炉的插头一插在接线板上,电磁炉的电源灯就亮了起来!
  “这、这该不是在做梦吧?!”树妈妈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好疼!不是在做梦!
  “我再去盛一壶水过来!”树爸爸又一阵风似地跑去盛了一壶水,把水壶放在电磁炉上,水壶立即发出一阵阵“哗啦哗啦”的响声!
  “电视!再试试电视!”树爸爸将电视的插头插在接线板上,摁下电视的开关按钮——
  “哈哈!成功了!我们成功了!”树爸爸突然从地上蹦了起来,然后,一把抱住树妈妈,猛地亲了一口。
  “讨厌!”树妈妈将树爸爸推开,“又不是你发明成功的!”
  “呵呵,”树爸爸笑了,“没想到,我们的女儿是个大发明家!”
  “爸爸,它并不是我发明出来的。”树姑娘纠正道。
  “难道,又是树孩子他们发明出来的?”树爸爸问道。
  “正是!”树姑娘得意地答道。
  “奇怪!这些藤条怎么可以发电呢?”树妈妈百思不解。
  “或许,是因为它们能够把阳光的热能转化为电能。”树爸爸猜测道。
  “可是,为什么那些地瓜藤、葡萄藤就不行呢?”树妈妈问道。
  “是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树爸爸也糊涂了。
  “而且,这些发电藤条还不会电人!”树妈妈掐断了一根藤条,在手上摆弄着。
  “爸爸妈妈,我们该怎么解救那些树孩子呢?”树姑娘现在最关心的是这个。
  “这次我们可不能再把发明权送给‘滴溜溜’了!”树妈妈叫道。
  “对!我们一定要自己开一家电力公司!自己当老板!”树爸爸又开始做起了当老板的美梦。
  “到时候,我们该可以赚多少的钱啊!”一张张的钞票正不停地在树妈妈的眼前飞来飞去。
  “起码好几大卡车的钱!而且是每天!每天起码赚好几大卡车的钱!”树爸爸张开双臂叫道。
  “天啊!每天赚好几大卡车的钱!那么多的钱、那么多的钱我们怎么花得完啊?”
  “到时候,我们可以在全世界风景最优美的地方全都建一套别墅,再购买一架最先进的私人飞机……”树爸爸兴致勃勃地计划道。
  “不,爸爸妈妈,我们不要建什么别墅,也不要购买什么飞机,我们应该把发电藤条免费送给人们!”树姑娘在一旁叫道。
  “什么?!把发电藤条免费送给人们?!”树爸爸以为听错了。
    “没错!把发电藤条免费送给人们!”树姑娘确认道。
  “为什么?我的宝贝!为什么要把我们的藤条免费送给人们?!”树妈妈恨不能把栅栏上的那些藤条通通都锁在自己家里。
  “为了救树孩子们呀!”树姑娘答道。
    “为了救树孩子们,就把我们的藤条免费送给别人?!”树妈妈叫道。
    “对!只有这样,才能够阻止‘滴溜溜’把树孩子们变成煤炭!”
  “这么说,我们开不了电力公司啦?”树妈妈懊恼地朝树爸爸叫道。
  “唉……”树爸爸叹了一口气。
  “不行,我的孩子,这次你必须得听妈妈的!我们一定要开电力公司,一定要赚到很多很多的钱!即使一天赚一大卡车的钱也行!”树妈妈连声叫道。
  “不,我一定要把发电藤条免费赠送给人们!”树姑娘固执己见。
  “别傻了,我的宝贝!这个世界上有哪样东西是不需钱的呢?!”树妈妈拉着树姑娘的手叫道。
  “是啊,有哪样东西是不需要钱呢?除了阳光和空气……”树爸爸跟着叫道。
  “爸爸,那我们就让发电藤条变得像阳光和空气一样!”树姑娘叫道。
  “让发电藤条变得像阳光和空气一样?!”树爸爸一愣。
  “没错!我要让发电藤条像阳光和空气一样无所不在!”树姑娘的双眼闪闪发光。
  “到时候,全世界的人们不就都可以免费用电了?!”树爸爸叫道。
  “到时候,所有的汽车、轮船、飞机都将长满了绿色的藤条!”树姑娘高兴地叫道。
  “哈哈!到时候,全世界都将变成一片绿色的海洋!”不知不觉间,树爸爸又站到了树姑娘的这一边。
  “……到时候,我还应该坐宇宙飞船到月球上建造一座皇宫!这样,就可以把我们的钱多花一些出去!”树妈妈却在一旁继续做着她的美梦。
  “可是,如何才能让发电藤条像阳光和空气一样无所不在呢?”爸爸寻思道。
  “我们可以请小鸟们帮忙呀!让它们把发电藤条的种子撒播到各个地方!”树姑娘说道。
  “‘滴溜溜’他们会不会又说发电藤条的坏话?!”树爸爸想起了新型家俱材料的教训。
  “那该怎么办?”
  “有了!这个办法肯定行!”树爸爸突然一拍掌。
  “什么办法?”
  “召开新闻发布会!”
  “召开新闻发布会?”
  “是的,就是让很多很多的记者一起来采访我们,让他们把发电藤条的好处宣传出去!这样,人们就再也不会去相信‘滴溜溜’的坏话了!”
  “太好了!爸爸,我们赶紧行动吧!”树姑娘迫不及待地叫道。
  “行!我们分一下工,你让小鸟们把种子撒播到各个地方,我来准备新闻发布会!”
  很快,每家每户的窗前、阳台、外墙上都爬满了郁郁葱葱的发电藤条。
  写字楼、工厂、商场、银行、饭店、汽车、火车、轮船甚至飞机等等等等,也都爬满了郁郁葱葱的发电藤条。
  长着蝴蝶一样美丽翅膀的蜘蛛、能够吐出英文字母的蚕宝宝等等很多从来没有见过的物种,也接二连三地随之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越来越多的人们知道了发电藤条可以免费供电的消息。
  煤炭的价格开始急剧下降。
  森林里的拔树机纷纷停止了转动。
  迄今为止,最起码有一百家以上的媒体记者打电话或上门来请求采访树姑娘。现在,树姑娘的家门口一天到晚都守候着一大堆的记者。只要一打开家门,记者们们便纷纷拿着各种奇形怪状的话筒、录音机、摄像机,争先恐后地围了上来。
  “糟糕!我连会议室都还没准备好呢……”树爸爸没有料到记者们这么快就找上门来。
  “哼!没有钱,看你们怎么召开新闻发布会!”树妈妈在一旁悻悻地叫道。她感到很沮丧,现在,她再也不可能去月球上建造皇宫了。
  “谁要是愿意给我们提供一间免费的会议室就好了。”树爸爸叹息。他联系了很多家宾馆,租金却都贵得惊人。
  “嗤!别人才不像你们这么傻呢!”树妈妈冷笑道。
  “爸爸,我们可以在楼下的篮球场举行新闻发布会啊!”树姑娘建议道。
  “楼下的篮球场?!”树爸爸的眼睛一亮,接着,又摇了摇头道,“不行,那里没有保安来维持秩序,记者们非把你四分五裂了不可!”
  “那我就飞起来,坐在篮球架上接受他们采访!”树姑娘笑嘻嘻地说道。
  “坐在篮球架上接受采访?嗯,这倒是不错!”会议室终于有着落了,树爸爸马上又打电话让人制作一条红色的横幅。树爸爸发现电视里所有的新闻发布会都挂有横幅,所以,他们也应该挂上横幅。
  “……什么?一条横幅要两百元!一百五行吗?最便宜也要一百八!好吧,一百八就一百八吧,要快,我们明天早上就要用……条幅上就写‘免费用电新闻发布会’,对,就这么几个字……”
  刚刚订制好了横幅,树爸爸又把明天一早在篮球场上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消息通知给门外的那些记者。记者们开始陆陆续续地散去。
  “哈哈!我马上就要成为名人啦!”树爸爸一边在电脑前修改新闻发言稿,一边激动地想像着明天早上新闻发布会的盛况。在这里阅读:树姑娘(下)
  本文为作者:张唳君原创,授权童话网()发布,如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童话网》并标明作者;如纸媒刊登,需经本人同意!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