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绵阳师范童话故事网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回魂夜之索命
时间:08-19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更多长篇鬼故事大全

“嘿嘿嘿嘿,老板,你还记得我吗,那个你眼里最看不起的小工,我在地下待了那么久你难道一点愧疚都没有么?像你这种无情无义的人还有什么资格活下去,来这边陪我吧!”
  “救命呀,救命呀,不是我害的你,你干嘛找我,你最好离我远点…”
  “哼,害没害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去死吧!”
  “啊…”
  “哈哈哈哈…”
  “鬼!!!”老金汗淋如雨“腾”地一下子从床上蹦起来,刚刚员工眼睛布满血丝、嘴唇发紫、把手中握紧的水果刀刺进自己腹部的血腥场面历历在目,近在眼前、远在天边的感觉使老金思维逻辑加速混乱,冥冥之中,无形的危险悄然逼近…
  “怎么了,又做那个噩梦了?”媳妇也坐起颇显担忧的问。
  “唉,这样下去我真得疯!”老金挠着头皮道。
  “不是我说,小泉的事咱却确实有不对的地方,人家家人都悲伤成什么样了?毕竟…”
  “够了,老提过去的事干嘛?我凭什么不对?我哪儿不对了?明明是他敬酒不吃吃罚酒,该死!到头来我反而成过错方了!再说了,现在想那些他还能复活咋?睡觉,以后少管闲事!”
  媳妇见状,摇摇头继续躺下,老金忧郁了忧郁,尽量不去思考关于噩梦的内容,缓缓入睡…
  半年前,老金包了一个工程,很多人在他的地盘上打工,别看老金是个风风火火的包工头,其实他抠得很,对那些没见过世面刚来城里打工的乡下人,发工资时拖拉带欠,许多工人因为生气直接打道回府了,白白给老金忙活一场,钱还拿不到…其中有名叫小泉的青年,同样从乡下赶来,家里穷的叮当响,日日夜夜没命干活,而且都是其他人最不愿意干的,这样一来工资可以拿到别人双倍有余!开始几个月老金自然连拖带欠,年底的时候,小泉实在忍无可忍了,过不过年倒无所谓,主要家乡的父母患有重病在身,已然弹尽粮绝,药瓶子一一见底…谁知老金这铁公鸡始终保持一毛不拔的态度,在工地时破衣烂衫,下了班瞬间优雅高贵,小泉恨得咬牙切齿,大年三十那天夜里,带着水果刀、敌敌畏等自杀工具,准备去老金家中当着他们亲朋好友的面以死相逼!像老金这么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典型,不给自己工资才怪!俗话说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到了老金家小泉几乎吐血:老金的脸皮比石头都厚,纵然家里高朋满座,他依然编出无数借口往外撵小泉!小泉的肺离气炸没多远了,一时昏过头去拔出水果刀刺入自己心脏!喷的老金满身血!老金开始以为这员工顶多也就是吓唬自己,最后不用说肯定乖乖回家…出乎意料玩真的了!小泉本来想着用刀假装刺心脏,谁知用力过猛,一刺之下再也收不回来了…水果刀的锋利度可想而知!双方一霎那陷入震惊状态,直到员工两眼上翻、口里满是血倒下…老金斗胆上前将手搁在小泉鼻孔下探测,结果呼吸停止,脉搏停跳…
  之后的几天,老金非但不慌不忙,反而笑眯眯过年,一系列异常举动的幕后主要因为有靠山,先是老金某位亲戚在公安机关工作,然后他买通了那天夜里所有目睹员工自杀的客人,就说小泉是在大街上自杀的,与自己毫无相干!整个计划布置的天衣无缝,等员工家人找上门来后老金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照样做包工头…
  事情过去几天后,小泉家人哭的死去活来终究把尸体领走埋了,老金还给他们所有工钱,两清的老金应该是侥幸的,却不见得他脸色怎么好,原因他只告诉了媳妇:自从小泉自杀后自己每日夜里睡觉都会做同一个噩梦,那就是死去的员工手持水果刀来害自己!媳妇说这很正常,属于逃过一劫后的恐惧症,百分百是你深思多虑了…老金眼珠一转,觉得媳妇言之有理,便放开思想撒手不管,噩梦果然消停了一段时间!但最近几天小泉又来“找”老金了,吓的老金半夜嗷嗷叫,肥头大耳顷刻间无精打采,怎么放松都不管用…老金的心理开始压抑起来,这样下去迟早得心脏病突发而死,无形的危险化作一只手,使劲拽着他…

中午,老金又是和往常一样最后一个到工地,懒懒散散的扭动腰肢,却发现周围冷冷清清的,“以前这个点是干活最火爆的时刻呀,该不会他们见我不来偷懒了?”
  自言自语间,老金拉住一个正在墙角搭砖头的农民问:“今天怎么就你们几个人?其余的人呢?”
  “老板你不知道吧,今天是鬼节,不宜在外面逗留,咱们工地上的大多数人离家甚远,晚上下班不好回家,那时阴气最重容易被鬼上身,所以他们才没来,我们几个离家近就好说了…”
  农民一脸担忧的答道,不像胡编乱造,可这话传进老金耳中就变味了,立刻勃然大怒:“胡说八道,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鬼节,几个破鬼魂就把他们大老爷们吓成缩头乌龟!”
  但转念一想:他们不来自己也没法,总不能挨家挨户请吧,就当无故缺勤了,另外请也不一定管,他们既然决定不来就肯定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了,别看现在21世纪,人们的迷信心理照样广泛!
  “你们先好好干着,明天我再收拾他们!”于是老金一边计算狠狠扣员工钱一边上车离开工地,反正今天工地没事干,不如去都市疯狂坠落一下…
  深夜,一辆轿车停靠在一栋单体小洋楼旁边,老金略带几分酒意从车上下来开门,身后的街道没几家开灯的,整座城市的大街小巷、经营店铺全部早早关门,路上连只飞蛾都少见,大半边地球陷入寂静的黑暗中,似乎在等待鬼神的到来…
  经过白天这么一疯狂,噩梦的事早被老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趴到床上便呼呼大睡,媳妇那颗悬着的心也平稳着陆,闭上困倦的双眼…半夜,她感觉被子蠕动了几下,睁眼一看,丈夫正在穿衣起床,额头上有豆大的汗珠,“这才几点啊你就起了,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噩梦倒没做,就是心里不放心,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得去外边看看,大不了不睡罢了!”老金眼神慌乱的拿起手电筒,媳妇叮嘱了句注意点然后继续睡自己的…
  查看完车子、仓库、厨房卫生间等地方,老金心中可疑的影子没有一点蛛丝马迹,物件完好无损,“真奇怪了,我的直觉一向都很准啊,不可能空穴来风,除非是天天做噩梦吓出来的…妈的,贱小泉,要不是你在我家自杀岂能把我搞成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你该死,真后悔还你工资!”
  骂的口沫横飞,老金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与屏幕上的小人一起嘻嘻哈哈,很快忘掉了烦恼,同时,老金也察觉到一双目光至始至终都在暗处盯着自己,他安慰道那只是幻觉,不足为虑…
  “还在看电视啊,饿不,我给你端来一些点心!”
  “呼!”一股阴风从院子吹进客厅,将挂在墙上的日历吹翻一页,映入眼帘的是“农历七月十四、鬼节”八个血红大字,将老金的心吹入冰窖,本来不冷不热的早秋似乎瞬间降下几十度!
  “哦…我睡不着…没什么事没什么事…”望着媳妇微笑坐下,老金突然变得结巴起来,好像不认识眼前的媳妇了,伸手抓了一个点心放到嘴里嚼起来,还没咽便吐出来了:“这什么破点心啊,难吃的要命…”
  就在这时,老金呆住了,地上一根流着血的手指头活蹦乱跳着,除了自己刚吐出来的点心还能是什么?!
  “你、你、你…”
  “吃啊,多丰盛的点心,你瞧瞧,还有眼球、嘴巴、鼻子、耳朵、气管、心脏、血管、肝肺肾…喏,把这对眼球吃了,算我对你的心意!”
  媳妇和蔼可亲的拿起眼球放到老金面前,就见那双外白内黑的“珠子”眨了眨,老金想哭都哭不出来,“妈呀!!!”尖叫一声魂飞魄散的跑出房间,直奔大门…
  “哎呦!”一个趔趄,老金在门口摔倒了,愤怒的抬起头看看究竟是啥撞自己头部,这一看不要紧,他的魂差不多全给勾出来了:一个“人”吊在顶上!可能被老金惊到了,俯下头来用空洞的双眼瞪住他!!!
  光这一瞪,老金的双腿就酥麻了,再想站起势比登天…
  “老板,你还记得我么?老板,你还记得我么…”伴随着不绝于耳的声音一遍遍重复,快把老金的耳膜震破了,吊着的“人”“咚”跳到地上,一手撕住老金头皮提溜起来,黑长坚硬的指甲慢慢渗入脑神经,又黄又绿的脑浆顺势淌下…
  “小泉,我求求你放过我吧,饶我一命我发誓改过自新重新做人!”老金流着泪大喊大叫,但面前的小泉冒似听不见,只说:“老板,没想到你还认得出我,我在地狱太惨了,你来做伴多好呀,嘿嘿嘿嘿…”
  “钱我已经还你了,你要不信去问你父母他们,我知道自己错了,呜呜…”
  “我死了你还我再多钱有用么?”
  “那我给你烧纸币,你说多少数目?”
  “不用麻烦你了,告诉你,我自从来你工地打工为了省钱一顿肉还没享受过,我最爱吃的是猪耳朵,嘿嘿嘿嘿…”
  老金听罢耳朵里直冒冷汗,天晓得面前的“人”要干什么,思索间,左耳朵剧烈一疼,紧接着右耳朵…小泉“吧唧吧唧”嚼了起来,这对“猪耳朵”好吃极了!完全咽下去后舔舔嘴角流出的鲜血,两眼射出金光盯住老金上下打量…
  “鸡心也是我最爱吃的!”
  下一秒,老金感到左胸腔部位猛然一空,小泉嘴里叼着个冒着热气的红色圆形肉球抬起头使劲咀嚼,连喘气与商量的余地都不给老金,“鸡心”喷出的血蒙蔽住老金双眼,一切的一切为时已晚…
  “啊,太好吃了,我还没品尝够,接下来是鱼眼、鸭脖子、鸡腿、猪蹄、凤爪、肺叶…”
  “啊…”
  “哈哈哈哈…”
   员工又一次眼睛布满血丝、嘴唇发紫、把手中握紧的水果刀刺进老金腹部,这一次老金永远醒不来了…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