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绵阳师范童话故事网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一部 开端 二十三、猛然结束的开始
时间:05-12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很快,从山坳里升出来一个东西,黑乎乎的飞速的接近,然后一沉,贴着我们这个山头就冒了出来,并开始发出了淡淡的蓝色光线。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是一个比先开始看到的太岁更大的一个太岁,足有一人多高,从体内透出淡淡的蓝色的光线也是和以前的太岁发出的淡黄色的光芒有所不同。而且这个太岁看起来更加巨大,也更加安静。如果不是它发出了光线,在天空中快速的划过也许没有人能够发现它的存在。

  这个太岁悬停在我们的身边的空中,似乎在慢慢的旋转着。

  小田上去摸了摸这个太岁的身子,笑盈盈的说:“宝贝现在又长大了。”那个太岁也似乎很得意地让蓝光增强闪了闪。

  山猫说:“好了,别玩袁九令了。”小田这才松开手,还是笑盈盈的看着这个太岁。

  我心里纳闷,难道这个太岁还有名字叫袁九令不成?看到这个大家伙,我反而心中涌起了一阵亲切感。

  那个陌生男人说:“现在走吧。”把手上的仪器又捣鼓了一下。

  这个大鹅蛋一样的太岁,就横着倒了下来,发出了一阵较强的蓝光,然后冲着我的这个方面向“屁股”上面就慢慢的张开了一个洞口。

  山猫说:“李胜利,你委屈点,钻进去吧。”然后把我拉向太岁。

  我也没有什么挣扎,我觉得很安全。于是在山猫和小田的配合下,钻进了太岁的里面。

  太岁的里面软软的,仰面躺着很舒服,头顶上一手掌处就是太岁的“皮肤”,从里面幽幽的透出些蓝光,看上去非常柔和。

  山猫从洞口往里面看了看我,说:“别担心,一会就会到的。”

  小田也说:“不用担心我们,我们会再制造一次入侵事件的。”山猫就呵呵的笑了,向我挥了挥手。

  然后就看到太岁的那个洞口逐渐的收拢,牢牢地将我的身体裹住。并没有任何窒息的感觉。一切外界的声音都被隔断了,只能听到似乎是太岁体力传出来的沙沙的如同液体流动的声音。

  我能感觉到太岁又立了起来,缓缓地旋转了起来,然后猛地拔高,一沉一降的,似乎在沿着地面的升降而起伏着。太岁的蓝色的光芒渐渐的淡去,只有一丝丝的光亮从体内透出来。

  在最后一个沉降后,太岁猛地又拔高了,一直升高了很久,才又横过来,飞速的如同直线一般前进者,并不断地带着我微微的旋转着。

  我已经不在惊讶,这几个月发生的一切已经让我不再惊讶了。哪怕我乘坐的是这样的一个古怪的飞行器,我知道,前方太岁着落的地方就是深井的所在,越接近深井的所在,我反而踏实了下来,迷一样的生活也许就将解开。我回忆到很多的人,陈凯这个好动的哥们,陈英一直喜欢着我,但是自杀了,晓云也失踪了,我的老板居然是深井,假的晓云被我戏弄,开始逃亡,碰到乡村警察,碰到灰制服,碰到雨巧……雨巧啊雨巧,你在哪里?今生真的不会再相见了吗?想到雨巧我还是一阵阵的心痛。那个刘队,大狗,在我的手中消散了生命;徐书记的好奇害死了他,赵局长,张气短;山猫、老鹰、老虎、土大夫、小田,神秘的B大队,混乱的C大队,一切的一切从发生在我的眼前,这个世界真的有太多的不能理解的地方,看着简单的场景之后居然隐藏着这么多的斗争和诡计,人与人之间的算计也到了如此惨烈的地步。生命在一些人的眼中如同一堆狗屎,但是也有大狗、土大夫那样心甘情愿的抛弃自己的生命来换回最后的尊严的人。

  深井到底有什么魔力,让小田那样的女孩子保持着如此单纯善良的眼神,却又做着这么复杂和充满危机的事情。为什么他们的主脑能够猜测到老虎的想法,深井还有没有对手,难道深井真的是这个世界实际的控制者吗?也许深井不只是在中国,而是一个全球化的组织,他们在控制着我们的生命和命运。那么冥冥之中,是什么力量在推动着深井这样一个组织存在和发展着?

  这个世界也许真的是一个又一个谜构成的,当你解开一个谜的时候又能陷入另一个谜里面,永远没有穷尽。正如深井的名字一样,在你向深井中坠落的时候,你会发现光明逐渐远去而不见,你只是在一片黑暗中永无止尽般的坠落着,再没有任何能力来判断你身在何处,你又将去向哪里。

  我只是如此渺小的一个人,不辛的坠落到了这个深井中,我的消失只是整个世界最不起眼的一幕,对于50多亿人口的星球来说,我只是50亿分之一里面的一分子,如同一个物品,轻轻地动一下,这个物品里面只是缺少了我这样的一两个原子,绝对不会对这个物品有任何影响而让他们警觉起来。

  这也许将是我的最后的一段路程,等待我的也许是永恒的黑暗。

  的确很快,这个太岁下降了,在高速的下降之后,我能听到外面嗡的一声,然后不断的透过来空气被震动的声音,好像太岁钻进了一个大的管道里面,太岁起起伏伏,仍然高速的在前进。有时候拐弯的过于激烈,让我的心脏都仿佛被甩了出来。

  终于,嗡嗡声停止了,太岁的速度也慢了下来,最后停了下来。

  太岁的“屁股”那个出口又缓缓地张开了,本来裹得我紧紧地太岁也松开了,恢复到我最开始钻进来的模样。一张陌生的笑脸出现在太岁的洞口,向里面喊着我的名字:“李胜利,你到了。请你出来。”

  在这个人的帮助下,我挪出了太岁,站立了起来,在他的帮助下,吐出了嘴里塞着的布。灯光有些刺眼,我闭了一会眼睛,慢慢的适应了,才又睁开眼睛。耳边的嗡嗡声也消失了,越来越多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了我的耳朵。

  这是一个巨大的山洞,山洞之高让我尽力的仰起头才能看到发白的洞顶。四周如同数个足球场那么大,地上是一种明亮的大理石,上面画着古怪的线条。不远处还有两个差不多大的太岁安静的停在那里。很多穿着蓝制服的人穿梭着。

  接我下来的那个人对我笑了笑,说:“欢迎来到昆山。我们就是深井,不过,我们称呼自己叫神山。我叫张十九查。你能跟我来吗?”这个人很客气的招呼着我,显得也非常有礼貌,看他的样子清清淡淡的,和C大队一个个神秘兮兮,装腔作势的顺眼多了。

  我顺从的跟着这个张十九查走着,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好顺从的,如果我一下来就将我五花大绑,我可能还要反抗一下,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我也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反抗的。

  穿过了空旷的广场,所有人都看着清清淡淡的,没有什么暴孽之气,我开始怀疑最开始见到的那些蓝制服和灰制服到底是不是都是一个组织的,难道这个神山,以前的深井组织也有如同C大队一样的一些部门?

  我被张十九查领到山洞的旁边,发现这个山洞的墙壁上都是厚厚的一层看着像草一样的绿色的垫子,从这些草里面则透出白色的光,张十九查敲了敲山洞,对着一块突起的石头点了点头,这个墙壁上就打开了一道门。

  张十九查微笑着对我招呼了一下:“这边请。”于是带我走进了这个通道。

  这个通道还是一个石头的通道,不过打磨得如此光滑,让这个通道看着非常的完整,几乎像是刀切豆腐一样的整齐,看不出有任何人口拼接的痕迹。

  沿着这条通道走了一会。终于来到了一个金属的房间,两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微笑着看着我,见我进来了冲我笑了笑,示意我在旁边的一张椅子坐下。然后张十九查就退出了这个房间。

  其中一个白色衣服的人很客气的看着我说:“李胜利,我们对我们的一些行为深表歉意。希望你不要责怪我们。”我只好说:“没什么的。”另一个白衣服的人也是很客气的说:“你可能感到奇怪,这里是哪里?我们又是谁?”我点了点头。这个白衣服还是很客气的说:“我们是神山,这里是昆山,中国地区神山的3局的总部。”

  另一个白衣服接着说:“神山成立于公元117年,中国神山成立于公元205年,年代是比较久远了。”

  另一个白衣服也接着说:“你还想知道什么呢?可以问我们。”

  我还真是不知道从何问起,只好说:“你们要我做什么?”

  一个白衣服呵呵的笑了一下:“你很特别,我们3局的主脑对你很感兴趣也很欣赏。你愿意加入我们神山吗?”

  我真是吃惊不小,从被他们追杀,到被要求加入他们,我真是完完全全的出乎我的意料。

  “我,加入你们?”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是的,你是想加入我们,还是想恢复以前的生活呢?”一个白衣服说。

  “我想离开这里,找到我老婆,没有人打扰的生活。”我根本都没有考虑别的,我只是把我最想说的说出来。

  “是吗?你确定吗?”一个白衣服问。

  “是的,我确定,我只想平凡的生活下去。”

  “但是已经不可能了。你只有选择加入我们,或者恢复以前的生活。”

  “加入你们如何?恢复以前的生活又如何?”我问道。

  “加入我们,你将不再是你,而且我们要取出你体内的东西;恢复以前的生活,你必须忘掉这几个月的一切,我们也要取出你体内的东西。”

  “我不再是我,那我是谁?”

  “一个完全全新的人,你的记忆还存在,但是你会觉得那不是你的记忆。你只是看了一本很长的书而已。”

  “那恢复以前的生活到什么程度呢?”

  “完全一模一样,不过死去的东西和损坏的东西将不能恢复。”

  我沉默了很久,突然问:“我怎么能相信你们?”

  “你可以选择相信或者不相信。”

  “不相信呢?”

  “那很遗憾,你将死去。”

  我大脑里的潜意识告诉我,我不能相信他们,但是不相信他们又能如何呢?等待我的还是死亡。但是我的潜意识还是在强调,宁肯死也不要相信他们。这种斗争居然在我的大脑里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我的头越来越疼,最后竟然到了无法忍受,扑通一下从凳子摔了下来。

  “看来,他已经被控制了。”一个白衣服说,我尽管疼的在地上挣扎,还是很够听到他这句话。

  我居然在这种剧疼下,还是说出了一句不经我大脑思考的话:“你们别想控制我。”

  “那好吧。”一个白衣服说:“希望你作为李胜利能够原谅我们。”

  我的眼神就慢慢的迷茫了起来,一切都模糊了,最后一片漆黑。

  我醒来的时候,还是一片漆黑,我的眼睛被某种沉重的东西蒙着,全身都不能活动,赤裸着全身,所有的关节处,包括我的脖子和每个手指都被紧紧地套住,我的头发应该没有了,带着一个紧紧地金属帽子,一直盖住了我的耳朵。我的下体被插上了两个管道,一个应该是导尿的,一个应该是排粪便的。我想喊一下,发现我的嘴巴里也套了一个金属夹子一样的东西,一根管道一样的东西似乎插进了我的胃里。有低低的机器震动的声音。但是一片漆黑,安静的如同坟墓,心脏的跳动声也异常的明显起来。

  就这样,我如同一个木偶一样被捆绑住了。没有人出现,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每天机器突然响了两声以后,将一股东西打入我的胃中。这样一天又一天,我似乎要崩溃了,心脏的跳动声和血液的流动声,让我恨不得让自己的心脏停止下来,我很想自杀,但是没有任何方法可以自杀。

  这比死更加难受1000倍10000倍!这是神山对我的惩罚吗?他们就会让我这样下去一直到死去吗?我到底犯了什么错误,到底上辈子得罪了什么人,让我受这样的苦难?请救救我吧,神啊。

  不可能了,一切都不可能了。我绝望了,世界活着,我也活着,但是我只是自己,全世界只有我自己。

  又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也许是一年。我相信我已经处于无意识的状态,因为已经没有任何外界的刺激能够让我想象了。我头上的那个金属套子震动了起来,我突然觉得我所有的记忆都被翻了出来,在被一页一页的复制着,这种感觉如此强烈,让我也只能跟着我的记忆去奔跑。

  记忆一直走到现在,机器最后鸣响了一下,把我最后的这一刻的记忆也应该读去了。

  不要!!!!!!!!!!!!

  (第一部《开端》完)

推荐:冒死记录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