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绵阳师范童话故事网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四部 启示 八、身体变化
时间:05-12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如果说长高了、青春痘脱落我还认为没有什么奇怪,现在不仅能抹掉我脸上的坑,甚至还能捏起鼻梁,那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解释的理由了。

  我满身大汗,心脏跳的很快,觉得全身都不太对劲似的。我努力的让自己镇静,反复告诉自己这也没什么,不一定是一件坏事,也绝对和艾滋病无关。我曾经无数次的幻想着自己能够有鼻梁,并且变得帅一些,但是当鼻梁被我自己捏出来的时候,反而让我无法接受。

  现在大街上的人很多,我不能再在这个地方张牙舞爪的在脸上乱摸,我把头深深的低着,用手按住我的鼻梁,快步的融入人流中。我现在能想到的地方,就是先回学校。

  直到走进学校大门,我才算是从慌乱中摆脱出来。本来我很担心回学校的,怕人看到我脸上有改变,但是真的快到学校了,一种虚荣心却冒了出来。我能改变自己的容貌,不是挺好的嘛!谁不希望自己更完美?谁不希望自己能够得到更多人的喜爱?我能捏起我的鼻梁,那就是说,我的骨头应该变软了,我甚至可以把我不好看的大下巴变小一点。

  我这种能力是梦想成真罢了。但是这能力怎么来的?天生的?还是变异了?还是感染了什么病毒了?我不由自主地又想到了那个美女苗苗,好像和她睡过觉以后,我就开始不断的有变化,而且,我还睡了一天一夜,是苗苗在我睡着的时候对我干过什么吗?

  我胡乱的想着,这一切发生在我身上,让我想到了我看过的一些科幻小说和鬼故事,但是那都是假的啊,我不可能碰到这些东西的。而我这样的身体状态算什么呢?

  我没有回寝室,而是在校园里面捡没有人的地方钻来钻去,走走停停,直到华灯初上,天色全部暗了下来。我躲在图书馆后面的小树林里,这个地方到了晚上是恋人们的天堂,没有人会刻意的多打量你,也不会有人干扰你。所以我把脸对着墙,坐在长石凳上,一直不停的弄着我的脸。

  我的脸上已经变得光滑起来,这让自己的手感很好。我试验了一下再次捏起自己的鼻梁,又成功了,这让我开始兴奋起来,我这次没有再把鼻梁按下去,而是继续捏着我的鼻子,同样的,我把我的鼻头也成功地捏“小”了,但是鼻头并没有像鼻梁一样保保持着,而是又慢慢的有点发热的恢复了原状。

  这非常的有趣,我又试着拉自己的脸上的皮肤,有种橡胶一样的弹性,好像肌肉非常的紧密,不容易拉动。但是一旦拉动,只要保持一下,就会固定住,然后慢慢的有点发热的恢复原状。

  脸上既然这样,身上一定也一样。我对我身上的一些肌肤也都试验了一下,基本都是这样的。只是弹性和恢复的快慢不同罢了。

  这样折腾了两个小时,我的鼻梁也慢慢的发烫,明显的能够感觉到,我的鼻梁正在慢慢的缩回去,这个缩回去的速度很慢,大概用了几十分钟,我再摸自己的鼻梁,几乎和以前开始就是一模一样了。

  很难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激动、兴奋、高兴、忐忑不安、踌躇满志,我一点都没有害怕和恐惧,相反有一种幸运感涌来,这不是幻觉,也不是幻想,这是真的,我现在如同一个童话故事中的主人公一样。

  我最后兴奋的差点让自己叫了起来,我确定,这是我的一种潜能力,我和那些美国的漫画英雄一样,有了超能力,我只要继续发掘,我就能够成为解救世界的超人!

  我想象了一百种我可以利用我这种能力做什么,首先,我可以去泡妞,把老五泡不到的妞都抢过来!其次,我可以把自己打扮成院长或者班主任王老师,把谢文这个混蛋羞辱一番;还有,我能够去盗窃,我能够打扮成美女,等等等等!

  我幻想着,自己几次都笑出声来。

  我最后对自己的脸整个的乱捏了一通,甚至将自己的颧骨按了下去,然后等待恢复。二个小时之后,果然一切都慢慢的恢复了原状。

  好累!我累得不得了!这几个小时,让我觉得自己释放了大量的精力!我跑长跑都不会有这么累!

  我看看时间,应该差不多到宿舍熄灯的时候了,还是先回寝室去吧,我已经很累了,不可能兴奋的现在就跑到外面干坏事吧。

  我在刚刚熄灯的时候,冲进了宿舍楼,气喘吁吁的一步步走上了三楼我的寝室,寝室里的一伙人门都没有关,正在宿舍里胡扯的带劲,老大不在寝室,所以赵亮还是和一个神经病一样大呼小叫的,周宇也是废话连篇,不知道说什么兴奋的事情。我一进门倒是谢文先发现了我,说道:“老三,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我这时心情很不错,把自己的毛巾和牙缸拿着,哈哈笑了声:“回来了回来了。”老七李学高从床上探出头来,细声细气地说:“清风现在鬼鬼邃邃的。”我没回话,哈哈笑了两声,就去公共洗漱间了。

  洗漱间还亮着灯,这是学校前两年改的政策,因为曾经有同学晚上在里面摔跤,摔裂了尾椎骨。结果进门就看到了老大陈正文,他正在洗衣服。

  我回寝室最担心就是被李学高看到我的脸,因为他肯定要说我为什么脸上没有坑了,这解释起来还挺麻烦的。所以,我对老大打了个招呼,站在他旁边。老大也没有抬头,只是嗯了一声,继续洗他的衣服。

  我感觉老大好像情绪还是很糟糕,边透毛巾边小心的问:“老大,怎么心情还不好?”

  陈正文唉了一声,也不说话。

  我继续问:“不会还想着昨天晚上……”

  陈正文打断了我的话,插口道:“没有,没有。我和赵亮红脸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说:“他就是嘴巴贱而已。”说完把毛巾微微一拧,就将毛巾捂在自己脸上,水很凉,我哆嗦了一下,怎么搞的,感觉水象冰水一样冷。

  陈正文说:“其实,我他妈的心情不好,只是为了工作的事。”

  我把毛巾拧干,把自己的脸擦干,说:“找工作是不容易,不过还有一个多月才毕业呢。还有时间。”

  陈正文笑了笑,说:“我以为大学毕业,应该找个工作没有问题。我爸我妈一直以为,我很快就要到单位报道了呢。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其实我……”

  我挤上牙膏,接了一缸水,咕噜漱了一口,然后大叫一声,把水吐出来:“妈的,今天怎么水这么冰啊。”水应该很冰,因为我一漱口,冰的我满嘴牙疼,这是怎么回事?

  陈正文摸了摸水,说:“还好啊。”

  我哦了一声,说:“不好意思啊,老大,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我刚才喷水,没有听到老大其实我后面的话。

  陈正文说:“没说啥。”然后就似乎不愿意说话了。

  我说:“老大,别太担心,会时来运转的。”

  我费了老大劲,终于把牙刷完了,今天水真的很冷啊。

  老大可能是看我刷完了,才说:“老三,你觉得我去支边,怎么样?”

  我边涮缸子边说:“没办法再去吧,那些地方工资极低,条件极差,上届那个谁,嗯,名字忘了,不是又跑出来了吗?关键是妈的户口都放到那个鬼地方去了。”

  陈正文看了看我,我倒有点不自在,抓了下自己的脸。

  陈正文只是扫了我一眼,就突然显得不自在起来,说话也支吾起来了。

  我有点紧张,问道:“怎么了老大?”

  陈正文很小声的说:“老三,能借我点钱吗?两,两百就好。”

  我略一皱眉,其实我挺害怕借别人钱的,特别是这个马上毕业的时候,不过老大从来没有向我开过口借钱。我身上有500元在银行卡里,到的确可以借。

  我有点犹豫,但是马上有骂了自己一句:搞女人都舍得,借钱都不舍得。

  不过就在我犹豫的时候,老大可能看我没有说话,马上说道:“算了,算了。我……”

  我打断陈正文的话:“明天取给你,我比较宽裕,下周我家马上寄钱给我。”

  老大看着我,露出感动的神情,还没有说话,我赶忙就接着说:“明天取给你!你不要我跟你急啊。”

  陈正文只好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

  陈正文,我知道他的确家里很穷,什么东西都是节省节省再节省,而且是特困生,申请了助学贷款的。所以他没有谈女朋友,尽管大家都知道他喜欢刘真,估计也是担心没有钱追不起女生,才始终不愿意表白。我不知道为什么老大陈正文要找我借钱,整个大四,我就没有听说过老大找人借过钱,他为什么好像还挺着急似的张口向我借钱呢?也许老大有老大的苦衷吧。

推荐:冒死记录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