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绵阳师范童话故事网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一部 死书里的神秘活人坟 第十三章 神秘柱厅
时间:05-15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四个人都停住了脚步,唐风瞪大眼睛,心跳开始加速,望着隧洞幽黑的前方,这是什么声音?他无法用语言形容此时听到的声响,诡异的声音,恐怖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响,似乎正在向他们扑来,幽深的隧洞里,那个声音,被成倍的放大,谁也分不清,多少是那个声音,多少是被放大的回音!

  “那会是什么?”唐风终于憋出一句话。

  “不管是什么,准备战斗吧!梁媛,你退后。”说着,韩江拔出九二式手枪,双手托枪,眼露坚定的目光,直逼前方,但他的脑中,却是一团乱麻,他想到了死在白色大厅内那两具骨架,一个个恐怖的画面在自己眼前闪过,白骨?洪水?野兽?……

  梁媛退到了后面,唐风在中,韩江在右,马卡罗夫在左,三支手枪,严阵以待,那个声音逼近了,越来越响,震耳欲聋,四人都感觉自己的耳膜要被震破了,梁媛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耳朵,而唐风、韩江和马卡罗夫则强忍刺激,随时准备击毙来犯之敌,但是,当那个东西真的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唐风、韩江和马卡罗夫的手臂却开始微微颤抖起来,那是什么可怕的东西,乌泱泱,黑压压,几乎填满了半个隧洞,鸣叫着,快速向前,扑面而来,还是韩江率先反应过来:“蝙蝠!快往回跑!”

  是的,那是上万只蝙蝠,浩浩荡荡,在这幽深的隧洞中,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他们前进的道路,子弹?“砰!砰!”慌乱中,唐风冲前方放了两枪,但那对于几万只蝙蝠来说,实在是九牛一毛,蝙蝠大军仍然有条不紊,快速向前推进,韩江、马卡罗夫放弃了抵抗,掉头往回跑去,唐风的心理防线,此刻也崩溃了,他拉起不知所措的梁媛,一路狂奔,几只蝙蝠飞过了他们头顶,唐风回头望去,蝙蝠大部队,已经迫近,他已经可以清楚看到那些蝙蝠露出的狰狞牙齿了。

  快!——唐风拉着梁媛拼命狂奔,他清楚地知道,如果被蝙蝠大部队赶上,他俩就会像竖井中的人一样,成为一堆白骨了!终于,在唐风和梁媛就要崩溃的瞬间,他们看见了美丽的白色大厅,又跑回来了,他们跑进白色大厅,一拐,躲进了旁边那个较小的隧洞口。

  唐风和梁媛瘫倒在洞壁上,大口喘着粗气,过了好一阵,两人才缓过劲来,“看来想看到美景,也是要冒风险的。”唐风叹道。

  “是啊!有时甚至要为此付出生命。”

  “我现在明白那两个骨架是怎么死的了!”

  “啊!你是说他们也遭到了蝙蝠的袭击。”

  “多半是这样,遭到成群蝙蝠的袭击,摔下竖井而死,也可能就是直接被蝙蝠攻击而死。”

  “真是太可怕了!幸亏我们在白色大厅休息时,这群蝙蝠没出现,否则,我们就真……”说到这,梁媛头皮一阵发麻。

  “想想都后怕!”唐风简直无法想象如果这数万只蝙蝠在他们熟睡时,冲进白色大厅,会是怎样的情景。

  黑暗中,梁媛睁大眼睛,望着四周,问唐风:“我们现在这是在哪啊?”

  “如果我没搞错的话,现在我们在那个较小的隧洞中。”

  “那我们岂不是还很危险,我们得赶紧离开这。”

  “是啊!韩江他们也不知跑到哪?”唐风看看周围,一片漆黑,再一摸,自己的手电筒不见了,怪不得没有一丝亮光!他这才回忆起,刚才一路狂奔,自己的手电筒多半是掉那条隧洞中了,梁媛闻听这个噩耗,哭出了声,唐风也绝望起来,因为他们明白,在这复杂、庞大的地下洞穴中,失去了光明,也就意味着死亡。

  唐风替梁媛擦了擦泪水,安慰道:“不要哭,我们还有希望,只要找到韩江他们,我们就有希望。”

  “可是他们跑到哪去呢?”

  “我想他们应该也跑到这条隧洞来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出路,可能他们也正在找我们。”

  “嗯,那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唐风和梁媛互相搀扶着,摸黑在这条隧洞中前行,所幸蝙蝠大军没有跟随过来,两人大约走出几十米后,唐风感觉他们走出了隧洞,来到了一个较大的空间,这条隧洞这么短?唐风狐疑着,在黑暗中环视四周,突然,他在另一方向发现了一丝光亮,唐风对梁媛大声喊道:“看,那有光亮!”

  可是话音刚落,那点光亮,忽然消失了,四周又是一片漆黑,唐风心里“咯噔”一下,那光亮是什么东西发出的?手电?还是——地下的鬼火?

  那点光亮转瞬即逝,如果不是韩江,那会是什么?唐风和梁媛,怔怔地站在原地,谁也不敢挪动半步……就这样,两人伫立良久,直到那道光亮再次出现,唐风壮着胆子,冲发出光亮的方向大喊道:“谁?”

  “是唐风吗?”唐风终于听到了韩江的声音,也终于看到了光明,他激动地和梁媛紧紧拥抱在一起。

  那个亮光近了,韩江和马卡罗夫出现在他俩面前,韩江关切地问道:“你们俩怎么不开手电?”

  “刚才被蝙蝠追时,手电跑掉了。”唐风沮丧地说。

  “我也一直在找你们,幸亏我们又碰到了一起,否则……”韩江没有再说下去。

  “是啊!要是碰不到你们,我和梁媛就完了,我想你们也一定跑进了这条隧洞,所以就摸黑走了过来。”

  “好啦!我这还带着一个备用的电筒,你拿着吧。”

  唐风打开手电,环视这里,这像是一个十字路口,除了自己摸黑走过来的隧洞,还有三个洞口,其中一个似乎已经坍塌,只剩一左一右两个洞口。唐风问道:“现在我们该走哪条路?”

  韩江介绍道:“刚才我们已经探了探这两个洞,左边这个洞比较直,似乎通到很远的地方,右边这个洞里面蜿蜒曲折,有的地方,还有塌方,所以我倾向于走左边这个洞。”

  “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

  四人钻进了左边的隧洞,梁媛好奇地张望隧洞,担心地问道:“这次我们不会再走错路吧?”

  “谁知道呢?听天由命吧!”马卡罗夫又蹦出一句中国成语。

  四人走了数百米,这条隧洞到了尽头,一个不大的厅,地面高低不平,尽是碎石和潮湿的烂泥,仰头望去,厅顶上并无壮观的钟乳石,而是一根根如钢筋粗细的“石头管子”。

  梁媛好奇地指着那些“石头管子”问:“那是什么东西,看上去很神奇啊?”

  唐风观察后,解释道:“这种‘石头管子’叫‘鹅管’,正式的名称叫做‘麦秆状钟乳石’,它是钟乳石的雏形,也就是钟乳石没有完全形成时的状态!”

  “这么说来,这个‘鹅管厅’比较年轻喽?”韩江问。

  “也可以这么认为,下面我们都要小心,这里的地质构造也许很不稳定。”唐风顿了一下,一指正前方的一个向上的坡道:“这是个‘之字形大楼梯’,直接攀爬,坡度太大,大家按照‘之字形’走,这样会方便些。”

  众人按照“之字形”踩着碎石和烂泥鱼贯而上,登上“之字形大楼梯”后,所有人都再一次瞪大了双眼……

  四人登上“之字形大楼梯”,又是一座恢宏的溶洞大厅,虽然这座大厅内,满是坍塌的岩石,形状也很不规则,但是这些都不能掩盖这里的美丽,这是一座五彩的大厅,岩壁上,密布着浅黄色的石膏块,一座还没形成的石瀑上,覆盖着红色和橙色的流石,白色的霰石束,生长在岩壁上,如同岩壁上开出了一朵朵白色的小花,还有形态各异的穴珠,坍塌的巨型石笋,更有不可思议的五彩亮光,像宝石一样,熠熠生辉,点缀着整个大厅。

  四人叹为观止,他们被眼前不可思议的美景所征服,只能缓慢地向前挪动脚步,因为每一步都有不一样的美景,每一步都是一个新的世界!前方传来滴水声,这是洞顶钟乳石上滴下的水珠,坠落水中的声音,唐风疑惑地将手电对准前方,他再次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前方竟是一个水面宽广的地下湖,平静的湖面,泛着幽幽的蓝光,当唐风走进时,湖水却又呈现出翡翠般美丽的绿色,难道这是一个变色湖?

  唐风蹲下来,将手电照向远处,幽深的洞穴中,湖面看不到尽头,这个湖究竟有多大?它的边际在哪里?就在唐风胡思乱想时,身后传来梁媛的惊叹:“这里真是一个五彩的世界,太美了!”

  “是啊!美得令人窒息。”唐风接道。

  “我也从未见识过如此美景。”见多识广的马卡罗夫也不禁由衷赞叹。

  “你们看,岩壁上那些黄色的是什么东西?”梁媛好奇地指着岩壁上密布的浅黄色石膏问。

  唐风走到岩壁近前,观察片刻,便道:“这是硫磺,自然状态下的硫磺。”

  “怪不得我一走进这个大厅,就闻到一股硫磺味。”说着,马卡罗夫又嗅了两下空气中弥漫的硫磺味。

  “硫磺?”梁媛像是想到什么,忽然惊道:“大厅内,如果有这么多硫磺,岂不是会燃烧?”

  梁媛的话,让所有人眼前都浮现出一副整个五彩大厅陷入火海,熊熊燃烧的恐怖场景,“不可能!”韩江站起来说道:“你们看,这里根本没有火烧的痕迹。”

  “是啊!如果这里被大火烧过,我们就见识不到如此美景了。自然界的硫并不容易燃烧,另外,你们感觉到没有这里虽然有这么大的空间,可是空气却要比刚才稀薄很多。”

  唐风这一提醒,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这里的空气确实比之前都要稀薄,“怎么会这样呢?”梁媛有些惊慌地问。

  唐风再次环视四周,发现大厅内,除了来时的“之字形大楼梯”,和眼前看不到边际的地下湖,大厅周围并没看到其它出口,心中不免慌张起来。这时,唐风还未说话,马卡罗夫却先惊道:“这里怎么一个出口都没有?怪不得空气如此稀薄。”

  唐风言道:“不要过早的下结论,这个大厅跟我们前面经过的几个大厅都不一样,可以看出,这里虽然五彩缤纷,但是地质构造却脆弱而复杂,不像我们前面见识的几个大厅那么简单,这里洞中有洞,洞中套洞,你们看,整个大厅的形状很不规则,平面像个葫芦形,我们现在处在整个大厅的前部,也就是葫芦的下半部分,说不定我们再往后找找,就会发现新的出口。”

  唐风话音刚落,五彩大厅顶部一棵已经摇摇欲坠的钟乳石,突然坠落在梁媛身旁,梁媛的尖叫,震得整个大厅嗡嗡作响,韩江和马卡罗夫,不知是何情况,不约而同拔出了手枪,警觉地注视四周,但是周围什么情况也没发生。

  “好了,好了!什么也没有,就是一棵钟乳石掉下来了。”唐风安慰惊吓过度的梁媛。

  梁媛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四人不敢在此久留,唐风领着大家来到五彩大厅的后部,也就是“葫芦”的上半部分,这里空间要比刚才小得多,大家各自拿着手电,向周围照射,寻找着可能的出口,但是,他们除了看到漂亮的岩壁,一无所获,唐风失望地说:“难道这里真的没有出路?要是这样,我们就得退回去了。”

  “你想过另一个出路吗?”韩江反问。

  “什么?”唐风马上想到了韩江的意思,“你是说地下湖?”

  “呵呵,算你聪明!”

  “那地下湖根本看不到边际,那边是什么?也许什么都没有,根本没有出路,老天保佑,我们千万不要再下水了。”

  “是啊!我也不想下水了,我现在已经感觉我要感冒了,但是,谁知道会怎么样呢?”韩江一脸无奈。

  大家在“葫芦”上半部分绕了大半天,终于,来到了整个“葫芦”最狭窄的“葫芦嘴”位置,唐风手中的电筒,对准了前方,一道光束射进了一条狭窄的通道。“你们看,这里有条路。”唐风惊道。

  众人一起看去,这才发现,在“葫芦嘴”的位置,惊现出一条幽深的通道。“从这里走吗?”韩江问。

  “试试看吧!除了这,还能从哪走呢?”唐风无奈地摊开双手。

  “那好,这次,我在前面,唐风,你保护梁媛跟在最后,老马殿后吧。”韩江命令完,便率先走进了狭窄漆黑的通道,走出七、八米,这条通道就窄的只能容一人通过,而前方,仍然看不到尽头。

  唐风又想起了纳摩大峡谷,不禁叹道:“我们逃离了地上的大峡谷,这又来到了一个地下的峡谷。”

  “而且峡谷还这么窄!”马卡罗夫抱怨道。

  这条地下峡谷蜿蜒曲折,很快他们便在峡谷内转晕了方向,不知走了多久,峡谷内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地下峡谷却像没有尽头……四人来到一条向上的“楼梯”前,拾级而上,又是一条向上的“楼梯”,再上,上面总算开阔了一些,但这两条“楼梯”也把四人累得够呛,特别是梁媛,喘得比谁都厉害,马卡罗夫看着梁媛红扑扑的小脸,笑道:“小姑娘,还是缺乏锻炼啊!”

  要在以往,心高气傲的梁媛,必要反驳马卡罗夫两句,可这会梁媛靠在岩壁上,只剩下喘气,唐风见梁媛似乎有些不对劲,便上前摸了一下梁媛的脑门,这一摸,把唐风吓了一跳,惊道:“梁媛,你怎么了?脑门这么烫!”

  “没什么,就是浑身没劲……不过,我还能坚持。”梁媛确实要比原来坚强了许多。

  唐风这一惊一乍,韩江注意到梁媛是跟刚才不太一样,无精打采,一副病怏怏的模样,韩江也摸了摸梁媛的脑门,又观察了一下,道:“不要大惊小怪的,她发烧了,这也难怪,一个小女孩,在这么寒冷的地下,走了这么长时间,又冷又饿,还在水里泡了那么长时间,不生病,反倒不正常了,为今之计,我们只有赶快走出去,给梁媛治病。唐风,你多照顾照顾她,大家都再坚持一下,我想我们这就快要走出去了。”韩江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鼓励大家,支持他观点的惟一证据,就是他们这一路,确实在往上走,也许已经接近地面了,可是,没过多久,一条向下的“楼梯”又出现在韩江面前……

  韩江面对这条向下的“楼梯”,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别的出路,只得顺从地“下楼梯”,就这样,四个人在狭窄的“地下峡谷”中,上上下下,七拐八绕,就在大家已经麻木的时候,前方豁然开朗,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更壮观的美景,还是摆脱黑暗的出口?都不是,众人还来不及兴奋,就失望地发现,这里既没有壮观的美景,也没有摆脱黑暗的出口,四周的洞壁平常无奇,出口?只有一条比“地下峡谷”还窄的通道。

  “这算什么?地缝吗?这么窄,我看只能容一人侧身通过。”唐风无奈地说。

  “就算是地缝,我们也要过去。”韩江坚定地说。

  望着那狭窄阴湿,没有尽头的地缝,大家望而却步,谁也不知道一旦进去,在里面会遭遇什么?韩江从背包里,拿出在竖井截断的那根绳子,系在自己腰上,然后对众人说道:“大家都把这根绳子系在腰上,我先进去,要有什么不测,你们可得给我拽住喽!现在咱们一根绳上的蚂蚱了,不要哭丧着脸,在外面,我们根本看不清这地缝里面是什么,说不定,地缝不长,钻出去一看,那边别有洞天。”

  “也可能我们在地缝里钻了半天,最终没路走。”唐风说道。

  “没路了,就出来!不要尽说丧气话。”韩江总给人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不过,经此一劫,现在谁心里都清楚,韩江也有害怕的时候,有时他的信心只是做给其他人看的。

  大家把绳子都系在了自己腰上,跟随韩江钻进了只能容一人侧身而过的地缝,里面的空气愈发稀薄,死寂的地缝中,只能听见几个人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声!四人在里面艰难前行百余米后,既没见到韩江所期盼的别有洞天,也没遇到唐风所担心的死胡同,黑暗的地缝,没有尽头,也没有出口,大家都要窒息了……

  突然,走在前面的韩江不动了,就在众人诧异之时,前方传来韩江瓮声瓮气的声音:“这里被一块巨石挡住了去路。”

  众人闻听,心里都是一沉,唐风抱怨道:“我说是死胡同吧!这下糟了,走了这么远,还得再回去。”

  “不!不是死胡同,这块巨石上又出现一条裂缝,比地缝还宽点,人可以过去,只是人得趴在里面,慢慢挪过去。”

  “晕!居然还有这样的路。”

  待唐风、梁媛、马卡罗夫来到这条裂缝前,韩江已经爬进了裂缝,在里面艰难地挪动着身体。几个人全看傻了,事到如今,也没别的办法,唐风、梁媛和马卡罗夫,也只得钻进这条裂缝,靠胳膊撑着岩石,往里挪动身体。

  四个人挪动了几十米,早已气喘吁吁,满头大汗,韩江还在前方鼓舞大家:“坚持住,这里还有空气流动,说明前面一定有路。”

  大家又挪动了二十多米后,唐风感到身下的岩石似乎正在向前倾斜,他已经看不到韩江的身影,但他从腰间的绳子知道,韩江在前面一定也停了下来,谁也没说话,大家都趴倒在岩石上,呼呼喘气,忽然,一阵清风吹来,唐风听到了流水声。

  四人都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唐风腰间的绳子微微一动,唐风马上清醒过来,他知道韩江又开始小心翼翼地向前挪动了,岩石愈发倾斜,地缝不再像刚才那样狭窄,唐风用绑在手臂上的手电,照向前方,却看不到韩江的身影,他担心地大声提醒韩江:“韩江!你要小心,前面是什么?我听到了流水声?”

  韩江没有回答,狭窄的岩缝中,只有唐风的回音,突然,唐风感到腰上的绳子被重重地拽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拖拽着,向前滑去,不好!唐风暗自叫苦,韩江在前面一定是遭遇了意外,唐风伸出双手,拼命在身下的岩石上乱抓,希望能抓到救命的稻草,可是那个力量太强大了,唐风的身体还是被拖向前方,唐风明白,如果自己再被拖下去,凭身后梁媛和老马的力量,是不可能拽住自己和韩江的,只有自己坚持住,再加上梁媛和老马的力量,才可能把韩江拽上来!可是,现在自己也失去了重心,正被那股无名的力量拖向未知的深渊……

  就在唐风要滑进深渊的一刹那,他的手,触到了岩石上的一条缝隙,真是救命的稻草,唐风的双手使劲抠住那道岩石缝,扭头冲身后的梁媛、马卡罗夫喊道:“韩江发生了意外,这儿有条裂缝,你们抓住这道缝隙,一定要抓住!”

  梁媛和马卡罗夫死死抠住这道石缝,前方,那股未知的强大力量还在拽着三人,唐风的手指渗出了点点鲜血,他的双手已经开始麻木,梁媛和马卡罗夫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可他俩也无可奈何,他们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延缓向前坠落的时间。

  唐风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再坚持多久了,他不但双臂麻木,神智也开始恍惚起来,他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死神降临的时刻,他的眼前,又浮现出齐宁从楼顶纵身一跃的情景,紧接着是梁云杰身上深深的伤口,还有羌寨的无底深洞,天葬台上周楠楠的尸体,不!我还不能死,唐风想到这,猛地睁开眼,布满血丝的眼睛,紧盯面前的岩壁,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谁?是谁让自己陷入了这可怕的漩涡?唐风挣扎着,坚持着,他想再呼唤韩江,可他已经喊不出声音,忽然,他的眼前又浮现出遥远的年代,那个可怕的夜晚,噩梦,可怕的噩梦!还有白衣少年,大屠城,血咒,……一个又一个的噩梦,他这一生全部的噩梦,此刻,竟都浮现在他的面前,唐风整个身体已经完全麻木,正在慢慢地失去知觉,他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突然,唐风的耳畔传来一个声音——“我还活着,这下面有一个大瀑布!”是韩江的声音,“我踩到了一块岩石上,现在安全了,你们可以慢慢地挪下来。”又传来韩江的声音,听到韩江这句话,梁媛和马卡罗夫长出一口气,悬着的心终于归位,而唐风,那双已经完全失去直觉的手,此时,也终于从石缝中松了下来。

  徐徐微风,吹醒了昏迷的唐风,他和梁媛、马卡罗夫,小心翼翼地挪到地缝边缘,这不是死路,此刻,终于又可以呼吸久违的新鲜空气,三人趴在岩壁上,贪婪地吮吸着这里的新鲜空气。

  缓过劲来,三人慢慢爬到了地缝外面,脚踩在岩石上,耳畔传来“哗!哗——”的水流声,震耳欲聋,韩江已经爬到地缝下的平台上,唐风、梁媛和马卡罗夫也踩着韩江的足迹,来到平台上面,四人这才看清,他们正身处一道巨大的瀑布后面,从高处直泄而下的流水,落在平台前的一个深潭里,溅起点点水花,直扑众人面目而来,大家谁也没有闪躲,都在享受着这难得的清新时刻。

  “真是太神奇了,洞穴里,居然会有如此壮观的瀑布!”梁媛惊叹道。

  唐风点点头,也赞叹道:“确实太神奇了,特别是这水,水是从何而来呢?而且现在应该是枯水期,水量还如此之大,要是夏季,我不敢想象,这会是怎么样的一番景象!”

  “我不关心这些,我关心的是水帘前面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韩江说着,不自觉地向前走了两步,更多的水花,溅在他身上,但他眼前的水帘严丝合缝,没有一丝缝隙,可以让他窥见水帘那边的世界。

  “这个瀑布让我想起了中国四大名著《西游记》中的花果山水帘洞。”众人一起向马卡罗夫看去,没想到这俄国老头竟还读过中国的四大名著。

  唐风笑道:“我看这瀑布可比《西游记》里的水帘洞神奇多了,水帘洞是瀑布后面有个洞,而这瀑布竟然整个在溶洞里面。”

  “是很神奇,不过,我们现在还是快点转到水帘前面去,那里的世界一定更精彩。”说着,韩江向平台一头走去,不能直接穿过水帘洞,只好从旁边试试,看看有没有路。

  韩江领着大家从平台一侧的岩石绝壁下,围绕着深潭,走了大半圈,总算来到了瀑布正面,几把电筒一起朝瀑布上面照去,靠近大厅顶部的岩壁上,一个巨大洞口中,正有股股清流倾泻而下,“原来水是从那个洞里流出来的?”唐风喃喃自语道。

  “这洞里的水又是从何而来呢?难道是……”韩江欲言又止,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

  “是我们曾经游过的那个地下湖,那里的水不管在复杂的洞穴里如何奔流,最终都从这里飞流直下,落入潭中,这可能也是整个洞穴中最壮观的一个瀑布。”唐风说出自己的推断,他知道这也是韩江的判断。

  韩江完全赞同唐风的推断,并大致判断出,从洞口到深潭,这个洞中瀑布的落差高达四、五十米,这是个惊人的数字!不过,韩江和唐风还来不及细想,站在深潭一边的梁媛忽然又发出了一声尖叫,把众人吓得不轻,唐风走过去,戏谑道:“我的大小姐,又怎么了?不要总是大惊小怪的。”

  “你看那儿,有个人……人!”梁媛指着靠深潭边上的水面上,惊恐万分地叫道。

  唐风蹲在潭边查看,那确是一个人,一个死人,那具死尸背朝上,脸朝下浮在水面上,从那人身上的穿着打扮,唐风可以断定,这是他们在地下湖干掉的那两个黑衣人中的一个。

  “看来我们的推测完全正确,这人就是从地下湖瀑布掉下去的其中一个。”身后传来韩江的声音。

  “是啊!现在可以证实这个洞穴完全是相通的,只是我们还不知道,这个家伙从地下湖被冲到这里,走了多长的路?”

  说罢,唐风和韩江一起将尸体翻了过来,掀开那人潜水服上的面罩,一股血水,伴着白色的脑浆,流了出来,旁边的梁媛一阵作呕,唐风和韩江仔细辨认,这是个金发碧眼、身材魁梧的外国人,翻遍全身,没有任何可以证明其身份的东西,就在韩江准备放弃的时候,唐风突然指着那人的脖颈处,惊道:“你看,这有个刺青!”

  韩江顺着唐风手指的方位看去,只见在那人脖颈处,靠右边后耳根的位置,有一个黑色的刺青,很小,很不显眼,刺青的图案是一匹正在嚎叫的狼,狼身上还立有一只雄鹰。

  韩江不解地问唐风:“就这么个不起眼的刺青,有什么特殊之处?”

  唐风压低声音,对韩江耳语道:“你还记得,在广州刺死梁云杰的那个杀手吗?我们后来在珠江里捞起那人的尸体,也发现了一个这样的刺青……”

  不等唐风说完,韩江马上想了起来,“也是这样一匹狼,还有一只雄鹰?”

  “是的,我至今清楚地记的,那匹狼就是这个样子,仰着头嚎叫,而那只鹰则立在狼身上,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

  “看来这一切都串到了一起,杀害梁云杰的凶手和这伙追杀我们的黑衣人是同一伙人。”韩江微微点头,略有所悟。不知何时,马卡罗夫不声不响站到了他俩身后,也看到了那人脖颈处的刺青,就这一眼,马卡罗夫突然瞪大了眼睛,惊道:“怎么会出现这个!”

  唐风和韩江回头望去,马卡罗夫一脸惊恐,紧张地向后退了两步,他俩从结识马卡罗夫以来,不论遇到多么危险的情况,还从未见过马卡罗夫如此惊恐,唐风心想,“这里面一定有事?”于是,追问道:“老马,你见过这个刺青?他代表什么?”

  “不!不!我没见过这个标记。”马卡罗夫虽然极力使自己保持平静,可唐风和韩江都看得出,他一定知道些什么,但不管唐风和韩江怎么问,马卡罗夫就是一口咬定,自己从未见过这个标记。

  唐风不便再追问下去,他站起身,往前走了一段,绕过一根坍塌的巨型石笋,唐风用电筒朝面前的大厅照去,众人这才发现,原来这才是整个大厅的主体,——一个足有五个足球场那么宽敞的大厅。

  与以往经历的溶洞大厅不同,这座大厅内,并没多少美丽夺目的地质奇观,甚至连洞里的钟乳石都很少,四壁全是很平整的石灰岩,但这些都不能影响这座大厅的价值,因为此刻,在众人眼前,惊现出一根根排列整齐的方形石柱,从上到下,如擎天立柱,支撑着整个大厅,“好一座宏伟的柱厅!”唐风嘴里喃喃说道。

  四人徘徊在这个辉煌的柱厅里,马卡罗夫说道:“这让我想起了埃及尼罗河畔的卢克索神庙,那也是一根根石柱,支撑着巨大的神庙!”

  马卡罗夫的话,让唐风坚定了自己的判断,他指着一根石柱,对众人道:“我现在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这些石柱都是人工雕凿的,上面还留有当年工匠雕刻的痕迹,而且,我还可以断定,开凿的年代至少有几百年以上。”

  “你是说整个大厅都是古人开凿出来的?”韩江惊道。

  “不!不是整个大厅,而是古人利用原有的溶洞,扩大修整出来的,古人是善于就地取材的,你们注意观察,这个大厅并不是非常高大,但是面积却很大,说明古人按照自己的需要扩大了大厅原有的面积。”

  “古人为什么要开凿这么巨大的柱厅呢?”梁媛好奇地问。

  唐风摇摇头,“现在我还不清楚,也许就如老马所说,这是一座神庙吧!”

  “你这就扯了,怎么可能古埃及的神庙建筑跑到中国的大山洞里。”韩江不屑一顾。

  “我现在感兴趣的还不是这个大厅的用途,而是这个杰出建筑的作者!”唐风道。

  “是啊!我也在想这问题,在古代,工具落后的年代,在大山里开凿这么宏大的建筑,肯定是一项巨大的工程,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可我从未听说过历史上有这方面的记载。”韩江疑惑地说。

  “不要说你们了,我好歹也算饱读诗书,可也是从未听说过这个工程。”唐风顿了一下,忽然眼前一亮,压低声音对韩江说:“这会不会就是我们寻找的‘黑头石室’?”

  韩江将唐风拉到一边,“我现在也越来越倾向于你的推测了,这里确实很像,修建的年代,地理位置,历史记载,越来越接近我们要寻找的‘黑头石室’,但是,在没有见到确切证据前,我还是不能轻易下结论的。”

  “证据?证据很快就会有的。”

  “可是这里,只有这些柱子,上面也没发现什么文字,证据从何而来,我需要的是强有力的证据,最直接的证据!”

  “强有力的证据!最直接的证据!你放心,我会给你找到的。”唐风把电筒对准了大厅拐角处的几根石柱,“你看!你要的证据这就来了。”唐风的话语中,难掩兴奋之情。

  韩江跟着唐风来到大厅拐角处,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因为这里密密麻麻整齐地摆放着几百只落满灰尘的瓷罐,“这就是你说的证据?”韩江指着瓷罐问唐风。

  唐风笑道:“这就是我的专业了,我老远一看这些瓷罐,心里便已八九不离十,基本可以证实我的判断了。”

  “不要吹!你有这么神?”

  “呵呵,不是我吹,我一眼就可以断定,这些瓷罐都是典型的西夏仿磁州窑黑白瓷。磁州窑是宋元时期,北方地区的一大窑系,黑白瓷是磁州窑的代表作,说来也奇怪,当时,中原窑口众多,比如耀州窑的青瓷,定窑的白瓷,景德镇窑的影青瓷等等,可是西夏的党项人,偏偏喜欢磁州窑的黑白瓷,也许是因为这种黑白瓷最能反映党项民族粗犷、质朴的本质吧。于是,党项人开始大量仿烧磁州窑的黑白瓷,久而久之,这种黑白瓷便成了西夏最著名,使用最广泛的一种瓷器,上到达官显贵,下到黎民百姓,西夏全国上下,都喜欢使用这种瓷器。”

  “哦!听你这么一说,还真像那么回事!那你说,这些瓷罐是干什么的?”

  “干什么的?呵呵,如果我没说错,这些瓷罐都是骨灰罐!”

  “什么?骨灰罐!”韩江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这几百个骨灰罐,像是看到了几百个尘封已久的灵魂!

  “你说得真的,还是跟我开玩笑?”韩江还是不相信唐风的话。

  “古时,汉族人讲究土葬,但是其他少数民族却还保留着他们古老的葬俗,比如我们那天在天葬台上见识的天葬,还有在北方游牧民族中很普遍的火葬,据史书记载和考古证明,西夏社会中,贵族大多建造豪华的陵墓,实行土葬,比如今天在宁夏贺兰山下的西夏王陵,而一般的党项人,则选择火葬,火葬后的骨灰往往就存放在这样的瓷罐中,便于随身携带。”

  “带着骨灰迁徙?”

  “是的,这也是很多游牧民族的习俗。”

  “真够神奇的,可是这些瓷罐如果真是党项人的,怎么会存放在这里?”

  “呵呵,这不就证明我的推断了吗?我现在已有七、八成把握,这些瓷罐中的灵魂,就是那支在西夏王朝灭亡后,又回到党项民族起源地的党项人,这里很有可能就是我们苦苦寻找的‘黑头石室’,他们把那块玉插屏藏在这里,又将自己的灵魂寄托于此……你再看,这些瓷罐上面还有文字。”

  “文字?”韩江顺着唐风手电照射的地方看去,只见一排酷似汉字,却又不是汉字的奇怪文字,“你是说这几个怪字?”

  “不是怪字!这就是西夏文字。”唐风此刻颇有些得意。

  韩江恍然大悟:“嗯,我们在羌寨地道内见到的那块残碑,上面就是这种文字,还有玉插屏上,这上面几个字是什么意思?”

  “没——藏——德——富!”唐风一个字,一个字地翻译出了一个瓷罐上的文字。他又将电筒的光线照向另一个瓷罐,“没——藏——羽——林!”

  “什么意思?”韩江等得有些着急。

  “都是人的姓名,没藏是党项姓氏,是党项八大家族之一,后面是瓷罐主人的名,从这些姓名可以看出来,后来的党项人名字逐步汉化,但仍保留着党项人的姓,也算是个番汉合一的姓名。”

  “这个‘没藏’,我好像前段时间看西夏史书时,有些印象,但是现在想不起来了……”韩江努力回忆着。

  “呵呵,这个‘没藏’当然有名喽,西夏开国皇帝嵬名元昊的皇后,就是没藏家族的女人,她儿子后来继承了皇位,她的哥哥没藏讹庞把持朝政二十余年,没藏家族一度权倾西夏。”唐风介绍道。

  “对!对!就是这个没藏家族,难道这些瓷罐都是没藏家族的后代?难道他们就是那支回到党项民族发源地的党项人?”韩江为这个发现感到震惊。

  这时,柱厅另一头传来马卡罗夫的呼叫:“这里怎么有这么多瓷罐?”韩江和唐风忙赶过去,发现梁媛和马卡罗夫在柱厅另一头的角落里,又发现了几百个黑白瓷的瓷罐,这些瓷罐和他们之前发现的一模一样。随后,众人又在柱厅其它几个地方,发现了相同的瓷罐,唐风粗略估计,柱厅内的瓷罐全部加起来,已有三千多个,三千多个瓷罐,也就是三千多个逝去的灵魂!四人望着这宏大的柱厅和神秘的瓷罐,不禁陷入沉思,究竟是什么人修建了这宏大的柱厅,而那些瓷罐中的灵魂,又为何会长眠于此?真的就是那支消失于史书记载的党项人?

  幽深的地下世界,几千个逝去的灵魂,四人身处其中,既好奇,又恐惧,梁媛的身体,已经不足以支撑她在这潮湿阴冷的地下世界坚持下去,梁媛靠在一根石柱上瑟瑟发抖,唐风见状,怜惜地搀扶住梁媛,关切地问:“梁媛,你还能坚持吗?”

  梁媛已经虚弱的说不出话来,但她还是固执地点了点头,可韩江却摇头道:“我看她坚持不了多久了,先别探究这里的谜题了,等我们出去,再请专家学者来研究这神秘的柱厅,现在我们首要的任务是出去。”

  可让众人诧异的是,他们沿着柱厅走了一圈,竟然没有发现任何出口,唐风若有所悟地说:“怪不得这些党项人会长眠于此,这里除了那条地缝,还有瀑布上的那个水洞,没有任何出口,这样,就不会有人进入这里,打扰他们的灵魂!”

  “屁话!按你这个说法,当然是好,可你也不想想,没有出口,那些人又是怎么进来的?总不会他们也是从地缝里钻进来的吧?”韩江反问唐风。

  唐风一时语塞,是啊!没有出口,那些人又是怎么进来?马卡罗夫也是一头雾水,这时,躺在唐风怀里的梁媛,忽然断断续续地说道:“水……水……水……”唐风看看梁媛发白的嘴唇,安慰她说:“梁媛,你再坚持一下,等我们走出去,就有水喝了。”

  可梁媛还是颤颤微微地伸出右手,指着瀑布下的那条地下暗河,“河……河水……”

  唐风回头望着韩江:“这个水能喝吗?要不我先试试?”

  韩江看看眼前的地下暗河,又看看梁媛,忽然,一拍后脑,惊道:“我明白了,梁媛并不是要喝这河水,她的意思是,那些开凿柱厅的先人是通过这条地下暗河进来的!对!一定是这样,这条地下暗河,肯定通往洞外,你们看,这里的空气流动要好得多!这个小姑娘,真是太聪明了。”

  梁媛听完韩江的话,终于使劲地点了点头,韩江立即下水,测试了水深,靠岸边水不深,才到韩江的脚踝处,于是,韩江吩咐道:“唐风,老马,我们三个把绳子系在腰上,以免下水后走散,这次我们还像前几次一样,我还在前面,老马你在最后,唐风,要幸苦你了,你背着梁媛走在中间,大家一定要互相照应,不能有一个人掉队。”

  吩咐完,韩江一个人背着两个大背包,率先下了水,唐风背着梁媛跟在后面,马卡罗夫最后摸下了水。

  很快,四人就进入了地下暗河的洞穴中,柱厅,瀑布渐渐消失在身后,四周又是一片漆黑,只有手电射出的亮光,指示着前行的方向,韩江走在前面,看似一切顺利,他渐渐恢复了在黑洞中几次失去的自信,说道:“我现在越来越坚信这条地下暗河,是通向洞外的,你们看,这河里没有我们在地下湖中见到的石笋、石柱,都是些很平常的石块,而且水也不深,我们可能很快就会走出去……”

  韩江刚说到这,突然,他的身子猛地一个趔趄,险些栽倒河中,唐风在后面问道:“你怎么了?”

  韩江站稳,看看脚下,回道:“没什么,你们到这儿要小心,这里水比较深,水没到我的膝盖了。”

  众人继续向前走,可是韩江却惊恐地发现,从刚才那个地方往前,地下暗河越来越深,自己每往前走一步,水位便会升高一节,膝盖——大腿——腰,韩江刚刚恢复的自信,此刻,又一点点地开始丧失,但他仍然壮着胆子,在往前摸索,直至河水没到韩江胸前时,他才终于停下了脚步,唐风在后面大声呼喊:“这是怎么回事?水怎么越来越深,这条地下河到底通向哪里?”

  韩江不知如何回答,他怔怔地看着黑漆漆的前方,河水“哗!哗!——”的从他胸前流过,时不时还有几条已经白化的小鱼,围绕在他身边,这条地下暗河究竟通向哪里?现在,自己该怎么办?……忽然,一阵清风迎面而来,韩江浑身一激灵,他打定了注意,走到靠近洞壁的地方,这里河水稍微浅一些,韩江卸下背包,解开系在腰上的绳子,然后将两个大背包系在绳子上,回头冲唐风和马卡罗夫喊道:“你们就站在原地,别动!我到前面去探探路。”

  唐风和马卡罗夫也没别的办法,只得眼睁睁看着韩江游进河里,慢慢消失在他们眼前……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五分钟过去了,唐风仍然没有看见韩江的身影,漆黑寂静的洞穴中,除了流水声,就只剩下几人的心跳和喘息声,梁媛已经在唐风背上,处于半昏迷状态,忽然,梁媛在唐风背上轻轻呻吟一声,梁媛似乎是醒了过来,嘴里含糊不清地问唐风:“我们这是到哪了?”

  唐风忙安慰梁媛:“我们就快走出去了,再坚持一会儿。”

  听了唐风的话,梁媛又昏迷过去,“快走出去了?”唐风想想自己刚才说的话,不禁发笑,这地下河越走水越深,还不知道会通向哪里?走出去,多么遥不可及的想法!韩江此时怎么样了呢?

  “唐风,老马,我看到亮光了,这条河是通向外面的,我们的判断没有错。”前方突然传来韩江兴奋地呼喊,唐风和马卡罗夫闻听一阵惊喜,随即,又听见韩江的声音:“你们靠洞壁走,那里水不深,不要忘了那两个包。”

  唐风和马卡罗夫遵照韩江的指点,沿着洞壁慢慢往前摸索,马卡罗夫拿起了韩江和唐风的背包,唐风背着梁媛,他们顺着地下暗河的方向,拐过了一道弯,在漫长的十分钟后,他们终于又见到了久违的亮光……

更多:西夏死书12345全集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