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绵阳师范童话故事网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二部 邪兵谱 第四十九章 生死
时间:06-09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柏叶仓促应战,顿时感觉眼前的丁岚好像换了一个人,那柄战刀虽然只是用极其简单的招数横劈竖砍,但每一击都充满了霸道的力量,柏叶若不使出全力抵挡,只怕随时都会被连人带枪劈为两段。

  “难道真是古代亡者的灵魂附在了丁岚身上?”柏叶曾经看过那份波斯奴隶所口述的回忆录,对卡柯·路西亚这个名字十分熟悉,因为那波斯奴隶的主人正是卡柯·路西亚。据回忆录中所载,卡柯生前原本是古波斯东北部呼罗珊行省的一位贵族,他既是一位锻艺精良的工匠,又是一位骁勇善战的名将。公元八世纪,卡柯曾经带领着波斯人奋勇抵抗意图统治整个波斯的阿拉伯人,为后来的波斯贵族们叛离阿拉伯人的阿巴斯王朝,建立塔希尔王朝打下了坚实基础。如果不是因为在中国发生了意外,埋骨遥远的异国他乡,回到波斯后的卡柯也应该会成为割据一方的王者,而那昙花一现的塔希尔王朝也不会如此的短命。志在振兴古波斯荣光的奥斯丁不远千里前来取回卡柯的爱刀,其精神层面上的意义恐怕更大于宝刀的锋锐吧……

  眼见丁岚苏醒后竟变得更加勇猛,宇文终于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丁岚刚才受伤昏迷,正是自我意识比较虚弱的时候,潜伏在邪兵上的亡魂便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一旦长时间没有外来意志干扰,这亡灵的意识便会慢慢掌握丁岚躯体的主导权。

  虽然宇文暂时将卡柯·路西亚的仇恨引到了柏叶身上,增加了一位强大的帮手,可他心中却高兴不起来,如果一直让卡柯占据丁岚的躯体,丁岚的意识还回得来吗?但眼下这般局面,也只求能速战速决,解决了柏叶之后再来理会丁岚了。

  柏叶右臂有伤,十字枪原本的灵动有力都只能发挥出七成,遇上久经沙场的卡柯·路西亚,顿时陷入了苦战,忽然半路上又杀出宇文和玄罡,柏叶不禁处处受制,被迫从看台上退到了球场中。一旁观战的唐考暗暗捏紧了拳头,只希望可恨的柏叶不出十招就被丁岚斩于刀下,可他瞥了一眼身边的方欣,却见她脸上神情复杂,竟看不出她究竟担心的是谁,唐考心中不禁有些不是滋味。

  虽然柏叶落于下风,但进退有序,防守得法,一时间也还能勉强支撑。可性情暴躁的卡柯在当年的战场上都是横冲直撞三两招就决出胜负,何时打过这样的拉锯战?他终于按捺不住狂性大发,振臂高呼之际,平地上顿时卷起一阵沙尘暴!刹那间,风沙飞扬遮天蔽日,竟挡住了两架巨大的高杆照明灯,所有人的视线都变得模糊起来。由于看不清对手,激战中的柏叶与宇文也被迫分离开来。

  这一手宇文曾在对战隋凌时见识过,可与此刻这股拥有实形的狂沙相比,隋凌不过是小孩玩沙堡打翻了泥桶。

  “哧……”随着空中传来的一声沉重鼻息,正疯狂扑打众人脸庞的细沙突然停止了窜动,竟然在半空中悬浮静止下来,淡黄色的沙粒充斥了整个球场的空间。宇文伸手去拨动眼前的沙粒,虽然可以将其拨开,但细沙们仿佛都脱离了地心引力,并不往地上掉落。紧接着,清越的马嘶声在柏叶与宇文的耳边响起,二人心中明白,这是卡柯在召唤他的沙漠战马。

  “哼哼……波斯铁骑么?”柏叶发出一阵阴沉的冷笑,猛然间单手高举十字枪,一股蓝色波光从枪刃尖端激射天空,并向四周扩散开来。湛蓝色光柱笼罩下,柏叶身边悬浮的沙粒突然全都落在了地面上,逐渐积聚成形,慢慢幻化成一匹高大的沙马。

  宇文不禁大吃一惊,柏叶所做的一切和隋凌所为如出一辙,他竟是要和卡柯在马上决一胜负!可为何他也能用相同的方法召唤沙马呢?

  沙马成形后,柏叶翻身上马,猛地一拽缰绳,那灰土色的骏马负痛嘶鸣,向后退入细沙构成的屏障之中,转眼间就已看不见柏叶的身影。

  宇文看了看左右,视线所及之处只有黄沙一片,也不知柏叶与丁岚都退到了什么位置,他不禁一咬牙,怒道:“难道是欺负我没马,不带我玩不成?”宇文旋即对着空中吹了一声口哨,被骤起沙尘隔开的玄罡听到哨声,立刻闻声而至靠在了宇文脚边。

  “老伙计,愿不愿意再玩玩我们小时候常玩的把戏啊?”宇文用半带商量的口气对玄罡说道,并拍了拍它的肩头。玄罡抬头瞥了宇文一眼,眼神渐渐变得苍茫,忽然全身绷紧,将一口钢牙咬得咔咔响。宇文一见,立刻向后退开两步,等待玄罡施法。

  转瞬之间,一匹幽蓝色巨狼虚影浮现在玄罡上空,这狼形虚影昂首挺胸地舒展了一下身躯,又陡然下落,与玄罡融合在一起。随着虚影归位,玄罡绷紧的身体一下放松了,那浑身骨骼竟格格作响,饱满的肌肉也缓缓膨胀开来,不一会儿,玄罡的身躯就比先前大了两倍,变成一条两米多高的黑色巨狼!

  “过了十岁,我就没骑过狼了……”宇文挠挠了脑袋,“你可得悠着点。”由于不能像柏叶和卡柯那样幻化出马鞍,跨上玄罡脊背的宇文只能紧紧地揪住玄罡颈上的长毛,并放低重心,几乎是伏在了玄罡背上。

  四周死一般的沉寂,悬浮在半空的黄沙触手可及,让人仿佛处身于某个坟墓的深处,情不自禁地想要大口呼吸。唐考与方欣看不清球场内的情况,难免忐忑不安,两人却没注意到,刚才沙暴骤起时,他们都不自觉地牵住了彼此的手,十指紧紧地扣在了一起。

  忽然,卡柯身下的骏马打了个响鼻,所有沙砾都在瞬间失去了支撑的力量,“哗”地一下尽数洒落在草地上,铺满草皮的球场眨眼间变成了黄沙漫野的干燥沙漠。

  “都有了坐骑么?”卡柯闷声闷气地问了一句,便自顾自地驾马后退,一直走到球场中心才又转过身来。柏叶和宇文都明白,这是为了拉开距离便于冲锋,他们也照着卡柯的模样各自退后了三四十米,占据了两个角球点。

  三个高大威猛的骑士互成犄角之势,相互对视片刻之后,马蹄声遽然响起!三人几乎同时催动了胯下的坐骑。柏叶与卡柯两人面对面地发起了冲击,宇文则将虚灵枪平挺着挟于腋下,骑着飞奔的玄罡,往二人即将交汇的中点冲去。

  两匹沙马的速度越来越快,卡柯暗暗握紧了手中的邪兵,只等两马交错的那一刹那,便要将对手斩于马下。宇文却估计柏叶未必会被卡柯一举击落,便将玄罡驱使到它的速度极限,打算在柏叶与卡柯交错而过之后,再从侧面追上柏叶,给予他致命的一击。

  就在三者之间的距离已不足十米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眨眼之间,宇文只觉眼前景象突然起了变化,就好像自己与柏叶的位置瞬间对调了一般,现在竟是卡柯迎面朝宇文猛冲了过来!

  变故陡生,已容不得宇文去惊愕与思考,他立刻将手中虚灵枪化为虚无状态,生怕伤到丁岚的身躯,玄罡也犹如条件反射般侧腰倾身,想往一旁闪躲,可卡柯却没有宇文这样的顾忌,他只是恼怒眼前的对手为何突然变换成另一个不相干的家伙,手中的长刀依然平平地向宇文划去。

  极快的速度造成了难以控制的伤害,玄罡不能眼睁睁看着宇文被邪兵所伤,它猛地一弓身子,将宇文从身上掀了下去,然后抬起巨爪凌空拍去,竟将卡柯身下沙幻骏马的头颅击了个粉碎!卡柯眼见张牙舞爪的巨狼瞬间击毙坐骑,手中的塞施尔长刀立刻方向一转,深深地插进了玄罡体内。邪兵力量非同小可,玄罡顿时发出一声惨叫,但它与卡柯前冲的速度都实在太快,巨大的动能使它身不由己地一头撞向卡柯胸前。被卡柯亡魂操纵的丁岚早就是伤痕累累,在刚才对柏叶的追击中又严重透支了这个年轻人的体力,眼下再被铜筋铁骨的玄罡重重一撞,无论卡柯精神力量如何强大,这个普通人的脆弱身躯也已经扛不住了,整个人顿时蜷成一团,从马上倒摔落地。

  那匹被玄罡击杀的沙马虽然连脑袋都没有了,但惯性的作用还是让这无头马身继续往前疾冲,被玄罡抛至半空的宇文躲闪不及,只能硬承了这股冲击。人马相撞,宇文顿时痛呼一声,落地后还在沙地上接连翻滚了好几圈,而直到此时,无头沙马才现出原形,散成了一滩黄沙。

  眼看玄罡和丁岚都已无法站立,受伤稍轻的宇文刚要忍痛起身,柏叶又如鬼魅般从侧面驾马杀出,用十字枪的尾柄狠狠地抽打在宇文的腰腹处。宇文腰间顿时一阵剧痛,他就像一根折断的小树般弯下了腰,“哇”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细小的血珠撒在沙地上,还来不及向下渗透,那片铺在地上的厚厚一层黄沙却慢慢地变得透明了,看来丁岚的躯体已不足于支撑邪兵的力量,使得卡柯的强大灵力也正渐渐地退去。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宇文抬手拭去嘴角的血迹,极不甘心地看着柏叶,不知柏叶究竟是玩了什么把戏,竟然兵不血刃就让宇文,玄罡和丁岚三败俱伤!

  柏叶跳下沙马,顺手从地上抓起一把还没有完全消失的沙子,平静地说道:“其实很简单,卡柯幻化出来的沙漠,为我制造海市蜃楼提供了条件,我用地火暗中加热了这些地上的沙子,下热上冷,使得接近地面的空气密度和半空中的空气密度出现了巨大差异,光线穿过不同密度的空气层,便产生了折射,让你和卡柯看见了类似海市蜃楼的幻景。”

  宇文看了看身旁已经丧失战斗力的玄罡和丁岚,不禁长叹了一声,一番苦战才勉强占据优势的己方,竟被柏叶瞬间瓦解……不过柏叶竟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造出以假乱真的蜃景,利用外界条件自如地操纵光线,也是极不容易了。无为子第一次见到柏叶,就说他是宇文平生大敌,倒还真是一语成谶。

  柏叶见宇文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似乎还想举枪反抗,他便又用枪柄重重地砸在宇文的后颈上。宇文顿感天旋地转,啪嚓一下跪倒在地上。

  “你要杀我也没关系,不过请你放过这几个年轻人。”宇文用一只手撑住地面,顽强地昂起头,目光投向不远处正惊慌失措而又心急如焚的唐考与方欣。

  唐考刚才还对自己的运动衣为何穿在了柏叶身上而疑窦丛生,可后来形势急转,他也顾不上再去追问方欣,待到漫天风沙骤起时,二人相互担心,双手早已情不自禁地牵在了一起。

  柏叶抬头望去,视线却落在唐考与方欣紧扣的双手上,他的脸色微微一变,赶紧扭转了头,似乎很不愿意看见这一场景。

  宇文却将柏叶这一细微的神情变化尽数纳入眼中,不禁为唐考极度担心起来。

  柏叶寂然回头,语气低沉地对宇文说道:“宇文老师……虽然确是因为你,我才失去了父亲。可杀你又有什么用?对于早已参透了生死的黄泉引路人来说,死,恐怕是一种解脱吧?”

  “你父亲的死,我很抱歉……”宇文从口中吐出一口血沫。

  “说对不起能有什么意义?我最讨厌中国人的这种虚伪!不过我更讨厌日本人将这种虚伪学到了极致!”柏叶猛地抬腿踢中宇文的腹部,粗暴地打断了宇文,顿了一顿,他又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要杀的,偏偏就是你身边的人,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你体会什么是真正的痛苦!”说完,柏叶就径直往倒在地上的丁岚走去。

  “你已经伤害了许多我身边的人,难道还不够吗?”宇文望着柏叶的背影,注视柏叶的目光变得冰冷起来。

  刚才那一撞,撞断了丁岚的两根肋骨,剧痛之下,本我的意志强行镇压了邪兵上的卡柯亡魂,倒让丁岚的意识复苏了。丁岚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走到他身旁的柏叶,他本能地举起了塞施尔长刀,想要阻挡柏叶的接近。可柏叶只是抬手给他脸上来了一拳,就顺手夺去了丁岚手中的长刀。丁岚此刻过于虚弱,已经无法为自己保留邪兵了。

  “失而复得,可喜可贺!”柏叶一边喃喃自语,一边仔细看着手中的塞施尔长刀,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

  就在此时,宇文把耳朵贴在了地上,似乎在仔细倾听着什么,然后他再次挣扎着站起身,对场边的两个年轻人招了招手。唐考一怔,用手指了指自己,宇文却摆了摆手,又指了指唐考身旁的方欣。方欣迟疑了一会儿,见柏叶依旧背对着宇文,便赶紧跑了过来。

  “方欣,对不起,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宇文的脸色十分苍白。

  方欣微微一怔,但还是点了点头。

  宇文便把头凑到方欣耳边,轻声地说了起来,渐渐地,方欣的眼睛睁大了。她神情惊恐地扭头看着宇文,“老师……真的要这样做吗?”

  宇文郑重地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事态紧急,现在唯一能阻止柏叶的,恐怕就只有你了……”

  “可我……”方欣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求你了!方欣!”宇文焦急地望着面前的女孩,“如果你不肯帮忙,玄罡,丁岚,还有唐考,他们一个也逃不出柏叶的魔掌啊!柏叶为了折磨我,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方欣眼里衔着泪花,把目光再次投向了远处的柏叶。

  “第一个需要解决的,是谁呢?”柏叶将夺来的塞施尔长刀挂在腰间,左手提着十字枪,在倒地不起的丁岚与玄罡之间来回走动了几次,最后选择停在玄罡的身前。

  玄罡的身躯已经恢复到正常大小,刚才刺入体内的那一刀,不但切断了它的肩骨,刀上迸发的罡劲也严重震伤了玄罡的内脏,就算玄罡能够自愈,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来恢复。

  “唉……还是先从你开始吧。”柏叶冷笑着踢了玄罡一脚,“虽然你不过是萧别离那老东西的一条狗,可我的父亲,毕竟是死在你的尖牙下……”他竟然蹲下身去,伸出两个手指用力捅进玄罡的伤口中。

  强忍剧痛的玄罡大口地喘着粗气,用刚烈的眼神死死盯着柏叶。

  “嗜血的野兽……我父亲颈上动脉涌出的鲜血会让你更加兴奋么?”柏叶收回手,神情冷漠地舔了舔手指上沾染的鲜血。突然,他抬腿踩住玄罡的头颅,将枪刃缓缓地插进了玄罡的后颈!

  突如其来的野兽惨嚎几乎要刺破了方欣的耳膜,她痛苦地转过身来,满脸是泪地对宇文说道:“我答应你!”

  “我欠下你的情,一定会还你!”宇文神情极为严峻。

  方欣忍着眼泪,脱下身上的短夹克,露出一件湖蓝色的真丝衬衫。

  “来不及了!”宇文猛地冲上前来,拉住方欣的衣领用力一撕,随着崩飞的纽扣,少女露出了洁白如玉的身躯。

  “啊?宇文老师,你……你在干什么?”不远处的唐考惊呆了。

  “快去吧……”宇文三两下扯坏方欣的衣衫,又用力将她往场外推了一把,做完这一切,他仿佛耗尽了自己的力气,重重地跌坐在地上。

  方欣抬手捂着胸口,有些羞愧地看了唐考一眼,快步跑出了球场。

  “救命啊!有流氓!”很快,校园上空开始回荡着方欣的尖叫声。

  宇文并不担心没人来搭理方欣,当他将耳朵贴在地上听见远处隐隐有密集的震动时,就知道附近将有大批的学生经过。最先被方欣的叫声引来的,是刚从计算机系里出来的一大群男生,众目睽睽之下,方欣更加哭得梨花带雨。漂亮的女同学在校园里遭遇流氓,顿时激起了男生们的义愤,而当他们听说干坏事的居然还是日本人时,便如一支火把扔进了晒干的草垛,所有人都在刹那间燃烧起来了。

  一传十,十传百,在好事者的推动下,有日本人非礼中国女生的消息瞬间传遍了学校。不出宇文所料,刚才四周十分安静,只是因为全校的学生们都被集中到各自的系级大楼中做当天的统一体温测试。而现在这个时候,大家都差不多做完了检查,正要从楼里出来回到各人的寝室里去,此时的校园里,正是一天之中户外人员最多的时候。

  正在折磨玄罡的柏叶听见方欣的喊叫,不禁愕然地回过头来,他还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喊声究竟意味着什么。等到柏叶发觉情况有些不对劲时,一群人数众多的男女学生已经涌进了足球场。

  “就是他,他不但非礼我,还打伤了来救我的老师和同学!”在方欣的义正词严的指证下,受伤的丁岚和宇文也是柏叶罪行的铁证。

  “方欣……你为什么……”柏叶目瞪口呆地望着方欣,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人群愤怒了,“狗日的日本流氓!打死他!”类似的谩骂声掺杂着各地方言此起彼伏。

  “我没有对她做过什么!”柏叶本能地想尝试辩解,但他的声音已经没有人能听得见了。几个身强力壮的男生冲在了最前面,准备让这个日本色狼尝尝苦头。

  眼看向自己走来的学生个个都是气势汹汹,柏叶开始不由自主地往后退,略显痛苦的眼神却一直追随着方欣的身影,面对表情复杂的柏叶,方欣心中颇为矛盾不安,但她很快便用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低声说道:“我已经不欠你什么了……”然后,她决然地避开了柏叶的目光,退到了人群后方。

  “别靠得太近!小心他手上有武器!”宇文怕那几个不知深浅的学生受到伤害,连忙高声提醒,可那些血气方刚的男生们哪里听得进劝阻,脚下更是没有半点犹豫。

  手上虽然提着十字枪,但柏叶并没有打算将矛头对准这些普通的学生,可他还没有退出几步,身后又响起了巨大的喧哗声,柏叶一回头,球场的另外几个入口也被激愤的人群堵塞了。

  似乎已经没有退路了……柏叶没想到竟然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聚集了这么多人,饶是他艺高胆大,面对一片汹涌的人潮,他还是隐隐有些不安起来。人群组成的包围圈越来越小,已将柏叶团团围住,有几个自忖勇猛的男生几乎冲到了他的面前。为了防止形成围攻之势,柏叶不得不杀一儆百,他单手抡起十字枪,在自己身前荡出一个半圆,枪芒极快地向那几人的下盘划去,锋刃扫过之处,几个男生的腿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划伤,一时间血如泉涌,惨叫连连。但即便如此,柏叶也已是手下留情,若换是奥斯丁在场,只怕这几个男生的大腿全都要被连根卸下来。

  没想到这日本流氓居然还敢动手反抗,本已收拢的人群立刻惊叫着急速向外退开,柏叶索性操起长枪一轮空舞,又将包围圈逼得扩大了许多。

  “快!趁着场面还没完全混乱,去把玄罡和丁岚拖回来。”宇文暗中拽了拽唐考的衣角。

  可唐考已经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宇文的暗中指示。在唐考的眼前,不断有人涌入球场,场内逐渐站不下人,更多的人就开始爬上看台,很快,整个看台也完全被学生所填满,但还有无数刚刚赶来的人看不见场内的情况,只能聚集在球场外围的附近,将四周围得水泄不通!而站在球场看台最高处的人则自发地将身子探出场外,向球场外围的人群高声喊叫,不断转叙场内此刻正在发生的情况。

  宇文扯了好几次唐考的衣角,他都毫无反映,宇文终于忍无可忍地在唐考腰上打了一拳,他才蓦然醒悟,想起了还躺在球场中央的玄罡和丁岚。“兄弟,来帮忙搭个手!”唐考顺手拉住身旁一个膀大腰圆的男生,“我们去把受伤的人救回来。”

  乘着柏叶空舞长枪逼退人群的时候,唐考与那男生急速冲进场内拖回玄罡和丁岚,柏叶虽然看在眼中,倒也没有出手阻拦。唐考见柏叶没有动静,又顺便将那几个被划伤大腿的莽夫也拖回人群之中,只是黄绿色的草地上留下了几条长长的斑驳血迹。

  学生们先是为唐考的勇敢发出欢呼,但当他们看见地上的血迹时,又变得更加群情激愤起来。“干掉日本猪!为受伤的同学报仇!”开始有人带头喊起了口号。

  可面对不断挥舞长枪的柏叶,并没有谁能真正接近他,在柏叶与人群之间,出现了一个十多米宽的真空地带。

  场面尴尬地进入了僵持状态,柏叶没能预料局势会发展到如此地步,在宇文的操纵下,自己竟变成了众矢之的,虽然这些普通人组成的包围圈不足为惧,但要想在不伤害这些人的前提下突围,似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柏叶心中反复斟酌,竟没有一个万全之策可供选择,一向沉稳的柏叶,也开始焦躁起来。

  站在人群前端的宇文一直紧盯着柏叶的一举一动,在每一个细微的动作中猜测着柏叶的心理变化。眼前的情况虽然都还尚在宇文的预料之中,但柏叶究竟会作出何等应对,宇文心中也全然没有把握。将如此之多的凡人卷入这场术界争斗,实在是冒险之极,这场用无数生命作为赌注的博弈,也是被逼无奈的宇文孤注一掷了。宇文现在只希望自己在与柏叶有限的几次交手中,对柏叶的性格分析没有发生太大的偏离。

  “用石头砸他!”不知是谁大喊着从人群中扔出了第一块碎石头,那块毫无准头的碎石距离柏叶还有四五米时就落在了地上,不过它依然向前滚动着,直到滚到柏叶的脚边。

  但这块石头却是一个提醒了众人的信号,场内微微安静了一下,便有更多的人在自己的脚边寻找可以投掷出去的东西,并将它用力地掷向柏叶。

  面对凌乱飞来的杂物,柏叶很轻易地就能躲闪开,但他的脸上开始出现愤懑的神情,似乎觉得自己受到了某种羞辱。忽然,柏叶微微一跺脚,手上邪兵再次隐隐现出蓝芒,宇文顿时明白,柏叶已经动了杀机,意图用邪兵开道突出重围了。

  宇文连忙将双掌覆于地上,暗中运起残存不多的一点灵力。一簇普通人无法看见的虚灵沙悄悄地洒在柏叶面前的草地上,并组成了一行字——“你是想踩着尸体出去吗?”

  柏叶不经意地一低头,看见那行文字后不禁愣了一下,然后抬头看了宇文一眼。

  “你应该能够看得见,现在我身后的人群已经完全堵死了所有的出路,并且前方的学生也已被后面的人流堵住而无处可退了,如果你想依靠十字枪杀出一条血路,你的枪下至少要增加上百个无辜亡魂,才能够打开这血肉通道……”虚灵沙灵巧地游动着,不断变换着显示的文字。

  柏叶开始犹豫起来,十字枪上的蓝芒也随着他的呼吸闪烁了两下。

  “我当然知道你完全有能力冲杀出去,但你若是对这些普通民众大开杀戒,又有无数的目击者,你还想能有机会走出中国国境么?一旦警方正式对你进行搜捕,你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是逃不出去的!”

  足球场中并没有多少可供投掷的石头,学生们又将一瓶瓶没有喝完的矿泉水砸了进去,过得一会儿,就连几个钢质的水壶也飞了进去!

  柏叶一边动作轻盈地左躲右闪,一边用长枪将那些飞来的异物一一挡开,忽然,他把十字枪用力插在面前的虚灵沙上,与此同时,宇文面前也出现了一团虚灵沙。

  “你不要逼我!如果有必要,我可以把这里所有的目击者全部杀掉!”虚灵沙构成了只有宇文才看得见的几个凌乱的大字。

  宇文苦笑了一下,重新排列了柏叶眼前的文字——“想要把学校变成修罗道场吗?还请你仔细考虑一下目前的中日关系!僵化多年的政治局面正处于破冰之际,在这样的敏感时刻,你是否要撕破脸皮,替你的主子挑起新的争端?而且无论此刻你如何抉择,你这次潜入中国的任务都已经失败了,今夜一过,S大将没有你的立足之地,恐怕你再也没有机会拿到此行的最终目标——星落刀。就算你能把这里所有的目击者都干掉,也能躲过国家机构的重重追捕而逃回日本,可指派你前往中国的那些人呢?他们恐怕不会容忍一个失败者的回归吧?等待你的,只会是一把锋利的胁指!”

  胁指,是一种日本武士切腹自尽时使用的短刀。当柏叶看见这些文字时,他的目光一颓,神情顿时变得无比萧索。

  “我已经没有选择了么?”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简单的文字交流,竟似将柏叶逼入了绝路。

  “石头不够了,我们需要更多的石头!”当场内的学生向场外如此高喊时,场外顿时聚集了一群自告奋勇的人。“那边不是有工地吗?我们马上就去搬运石头!”

  陷入狂热状态的人群是非常可怕的,工地大门被学生们强行撞开,一辆接一辆的双轮小推车将工地上的石块运送到球场外围,很快,就像战场上分发弹药一般,几乎每个男生的手上都分到了两块石头……

  柏叶吃惊地看着人们相互传递石块,每一张戴着口罩的脸,此刻仿佛都变成了蒙面的凶徒,究竟是什么样的仇恨,才让他们如此疯狂?作为一个日本人,柏叶恐怕永远也想不通这个问题。

  “我明白了……你真的是黄泉引路人……”柏叶传来的文字中终于透出一股绝望。

  “若要保留一个术者的尊严,你……还是自裁吧……”宇文犹豫片刻,还是用虚灵沙将这行字显示了出来。

  柏叶若有所思地望着虚灵文字,突然神情平静地盘腿坐了下来,仿佛完全放弃了抵抗!

  人群微微停滞了一下,又遽然骚动起来!宇文神色严峻地望着柏叶,忽然后退了一步,融入即将沸腾的人群之中。

  “砸死他!”随着某人一声愤怒的叫喊,铺天盖地的石块如飞蝗一般砸向了柏叶。漫天飞舞的无数碎石瞬间遮挡了照明灯光,一片巨大的阴影覆盖在球场中央!

  就在石块即将击中柏叶前的那一刹那,柏叶忽然圆瞪双眼,就如一头猛虎般从地上一跃而起,手中的两柄邪兵被他挥舞得有如风车一般,竟从密集的飞石间强行穿越了出来!

  “宇文树学!我不服!”随着一声冲天长啸,柏叶踩踏着地上迅速堆叠起来的碎石凌空飞起,在半空中用犀利的目光极快地扫视着包围自己的人群,当他陡然发现藏在人群前端的方欣时,柏叶便如一只大鹏般在空中翻了个身,直直地向方欣扑去。

  虽有邪兵护体,柏叶还是没能完全躲避开那集结了众人力量的飞石,被石块击中而在眉骨和额角留下的几处挫伤此刻已是鲜血直冒,渐渐糊住了他的眉眼。

  看到那手持利器的日本人从天而降,学生们全都吓得四散开来,唯独满脸惊惧的方欣没能迈开脚步躲闪,似乎已经被满脸是血凶神恶煞的柏叶吓呆了。

  柏叶身形一闪,落地瞬间已将塞施尔长刀架在了方欣的脖子上,然后左手一振,将十字枪平平地指着前方,高声怒吼道:“全部给我闪开!不然我就先动手杀了她!”

  眼看这日本人竟然冒着石雨冲到人群之中,而且还劫持了一个人质,手中仍拿着石块的学生们都愣住了,方欣附近的人群顿时不由自主地向球场中心退去,给柏叶面前留出了一个空档。

  柏叶十分警惕地看着周围的学生,小心地防范人群中可能出现的一切异动。当他的眼角余光扫过方欣惊恐的面容时,柏叶心中忽然莫名一痛,不由轻声说道:“无论是谁这么做都可以,可我实在不愿意看到陷害我的人是你……”

  可刚说完这句话,柏叶就发现了一件让他极为不安的事情。

  宇文不见了!在周遭的人群中竟然看不到宇文的身影,但在投石之前,宇文分明就在人群前端的!柏叶的心一下提了起来,难道这个让人无法捉摸的黄泉引路人又在使出什么古怪的手段?

  就在柏叶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包围自己的人潮中时,一阵猝然升起的胸闷感觉覆盖了柏叶的中枢神经,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掌紧紧地扼住了他的心脏!柏叶一低头,却看见一截带着古怪铭文的青色枪头刺穿了自己的胸口……

  “柏叶伸宏……你分心了……”身旁的方欣忽然开口说话,发出的却是男子的声音。而那半截枪刃,就是从方欣的手掌中现出的。

  “嗬……嗬嗬……”柏叶口中响起沙哑的嘶喊,脸上带着无法置信的神情望着方欣,原本一脸惶恐神色的方欣此刻却不再害怕,只是脸上神情变得十分疲惫。她从容地一低头,在柏叶的刀锋下绕过,并向后退了两步。

  刺入柏叶胸膛的枪尖左右摇动了两下,然后“嚓”地一声抽了出去,鲜血一下从伤口汹涌而出,在柏叶胸前浸润开来,仿佛一朵盛开的血红玫瑰。

  从柏叶身旁走开,方欣的身形一下伸长了许多,她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用力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部,一捧细沙哗地一下尽数流淌下来,虚灵细沙尽数散去,露出的却是宇文瘦削的脸庞。

  柏叶绝望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一时疏忽所造成的后果已经无法再挽回了,宇文用虚灵沙幻术伪装成方欣的模样,也只有天生就能看见虚灵的柏叶才会上当,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看见柏叶劫持的是宇文,而柏叶竟然在贴身劫持之后也没能察觉……他到现在才看见,真正的方欣早已遵照宇文的吩咐躲到了唐考身旁,用一件外衣遮住了自己的脸。

  一切都没有脱离宇文的预料,在宇文设下的局势逼迫下,不甘心被学生围攻的柏叶只能选择劫持人质这条路,而一旦他如此选择,所挑选的人质也只会是一个人,那就是他心中一直挂念而又伤害了他的方欣!

  孤注一掷终于迎来了险胜,就如古代那些名垂千古的刺客一样,在刺出那猝不及防的一枪时,宇文已经下了同归于尽的决心,因为柏叶架在他脖子上的弯刀也随时可能会划出一段死亡的弧线。但面对着宇文幻化出来的方欣面容,受到致命一击的柏叶并没有选择挥动弯刀……

  心脉已被虚灵枪截断,柏叶只能体内灵力苦苦强撑,但这样也维持不了多久了,用十字枪撑住身体才勉强站立的柏叶,目光正渐渐地失去了焦点。

  想起柏叶误以为自己是方欣而说出的最后一句话,宇文不由轻轻一叹,操控虚灵沙在柏叶眼前的地面上组合起来。

  兀兀不修善,腾腾不造恶,

  寂寂断见闻,荡荡心无著。

  看到宇文留下的文字,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的柏叶嘴角轻轻一牵,握紧十字枪的双手鼓起了自己最后一点气力。

  宇文眼前也最后一次出现了虚灵文字。

  生死去留,棚头傀儡,

  一线断时,落落磊磊。

  宇文所写的,是六祖惠能圆寂前所说的四句佛偈,而柏叶所回的,则是日本能剧大师世阿弥所著作品《花镜》中的名句。

  “善哉!”宇文闭上眼睛,轻轻抬起手来,将地上那簇虚灵沙抹散了。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