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绵阳师范童话故事网 > 神话故事 > 民间传说 > 正文
林半仙看手相

这一日,白云山脚下来了位老人,自称林半仙。这位老人长得仙风道骨,广州府方圆十几里的百姓听说此人,都来看热闹,有人找他看手相,非常精准,几天之后,来求看手相的人越来越多。

林半仙相手有个怪癖,从不看对方的真手,只需让对方双掌涂墨把掌纹印在白纸上即可,相完后把结果写在上面交给来人。当场分文不收,灵验后根据对方自愿程度来送钱,多少无所谓,不给也没关系,有路远的或不方便亲自来的人可以把印有掌纹的纸托人带来即可。

一日,林半仙正为一群人看手相,从人群外挤进一位书生打扮的年轻人,一言不发地递上一张纸。林半仙接过一看,心头一震,慌忙起身冲书生深施一礼,说:“能否请公子把手给老朽一睹?”

书生好奇地问:“你给人看手相只看掌印,为什么单要看我的手?”林半仙正色说:“公子与众不同。”书生不解,疑惑地盯着林半仙。

林半仙打发走众人,把书生领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掸了掸衣裳上的泥土,然后双手抱拳冲书生一躬到底:“老朽今日真幸运,遇见了贵人!”书生更加困惑,张嘴想问,却被林半仙打住。

“公子先别发问,把手伸过来听我给你相上一卦。”不容书生同意,林半仙已托起他的手:“先说过去的,如果老朽没说错的话,公子身上背着至少1 5条人命……”

刚说到这儿,林半仙只觉眼前白光一闪,一柄短剑直逼眉心,寒光摄魄,持剑的正是书生。此时的书生已与刚才判若两人,只见他满面寒霜,目光锐利,声音阴沉地问:“你是什么人?”

林半仙把脑袋偏向一边,不慌不忙地说:“公子如此惊慌,说明老朽说对了。老朽仅仅是个相士,对公子无一点儿恶意,相反老朽还想结交公子以求沾点儿福气。”书生丝毫不放松警惕,用剑指着林半仙:“你到底想干什么?”

林半仙微微摇头:“公子可知你身背1 5条人命为何还会逍遥自在?全是因为公子是大福大贵之人,我观你掌纹生命线深长殷红,从头到尾没一点儿枝杈断裂,乃百年不遇的长寿之相,别说13条人命案,就是犯1jO条人命案,公子也会化险为夷。老朽看相一辈子,头一次遇到如此命硬的人。如不嫌弃,老朽愿与公子结为知己,如何?”

书生眉头一皱,哼了一声:“我独来独往惯了,不愿与人为伍。告辞!”说完撤回宝剑,身形一晃已不见踪影。

惊得林半仙目瞪口呆,半天才回过神来,自言自语:“人不可貌相。”

数日后,书生不请自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布衣装扮的中年人。书生说:“请给我这位家人相一相,这次要是相准了,我就相信你,否则留下一对狗眼。”林半仙接过掌纹纸,只瞅了一眼,就慌忙来到中年人面前,“扑通”一声跪地磕头:“我未出门迎接县老爷,请治罪。”书生愣了,中年人哈哈大笑着说:“本官正是县老爷,你是怎样认出来的?”

林半仙说:“是老爷的掌纹显示的,老爷请看,生命线、情感线及命运线三线组成的图形,平常的相士可能认为这图形是个金元宝,主财。但我却认为这是个官帽,这就是我独具眼光不同常人的地方。”书生听了暗暗称奇,不知不觉中已对林半仙刮目相看。自此,书生与林半仙两人不成不淡地有了往来。

中秋之夜,林半仙备了酒菜,邀书生饮酒赏月。宴毕,书生告辞,林半仙拦住他,说:“老朽还有一句要紧的话对公子说,是关于公子前程的。”

本来已经走了几步的书生听了这话立住脚,回过头说:“快说!”

林半仙近前一步低声说:“我观公子手相有出人头地平步青云之兆,无奈处处被一虎相压着翻不过身来,公子一定属猴,古语云‘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如果老朽没说错的话,上次你带来的那位官老爷应该属虎。”

书生闻言打了一个寒战,厉声呵斥:“你到底是什么人?”林半仙面不改色地说:“一个想结交公子走上富贵的人。我早已看过他的手相,他是个短命的人,今晚月圆时分就有血光之灾,却不至于毙命,但如果是公子出手的话,结果当可别论。他没有远大的前程,而且是你前程的克星。算计他对别人而言比登天还难,但于公子却易如反掌。”

书生表面上不动声色,实际上心中却早已打起算盘,他小心翼翼地问:“你算得到底准不准?他的功夫比我高出一筹,我可不想冒这个险。”

林半仙微微一笑:“这几个月来你都亲眼看见了,准不准就不用老朽回答了吧。公子完全不用担心,你命硬得很,任何人都可以死,唯独你死不了,绝对有惊无险。机不可失!到时,我也会观天相助公子,尽微薄之力。”

书生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小蜜蜂。”

书生骇声叫道:“这也是你算出来的?”

林半仙点点头,说:“你眉宇间窝藏一股桃花煞气,说明公子爱食美色好犯命案,而手上却有富贵长寿之相,说明公子虽走钢丝却只是有惊无险,兼之江湖传闻,要想猜公子名号就不是件难事了。其实,老朽见公子第一面时就已知公子身份了。老朽看了一辈子的手相,有如此命硬的人普天之下唯‘小蜜蜂’一人。”

书生哈哈大笑,得意地说:“不错,我就是被江湖人恨之入骨的采花淫贼,外号‘小蜜蜂’。我尽管臭名昭着、作恶多端,不承想上天另有恩赐。如此看来,我东藏西躲全是多余的了,从今往后可以明目张胆地快活了,哈哈!”

原来,一年前,江湖中出了个采花大盗,专门糟蹋良家妇女,先奸后杀,仅几个月的时间被害人数竞达1 2个。此人作案有个特点,现场总会留下一只栩栩如生的纸蜜蜂,像是向江湖正派人物挑衅。江湖好汉义愤填膺,表示一定要铲除淫贼。但是,淫贼长什么模样,没一个人见过,于是大家商议决定引蛇出洞,然而在寻找诱饵问题上卡了壳。试问哪位正常的人家愿意让自家闺女冒此大险,弄不好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正在众人束手无策之际,孤女小错自告奋勇甘愿献身。

小错是个孤儿,吃百家饭长大的,自小就和不三不四的小混混在一起。随着渐长成人,也渐渐懂得名节贞操之事,她决定改过自新。却因为从前的亭还是不被人接受,她得知众好汉心思,于是才作出如此大义之举。

众人果然很感动,特别是发起人玉中,他立即宣布收小错为义女,表示事成之后,带小错远走他乡,让她挨个新环境重新做人。

按原计划,众人把小错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在镇上走了几圈,再送回到她住的小茅草棚。晚上,众好汉埋伏在茅草棚四周,等待淫贼出现,发誓要除掉这个人渣。

整整一夜,众人个个瞪圆双眼竖起耳朵也没发现异常情况,估计淫贼可能听到风声不敢来了,于是准备叫起小错撤走。连喊几声不听回答,众人心中生异,急忙推门进屋,却见小错僵卧炕上,浑身上下一丝不挂,显然早已惨遭毒手。除了枕头边淫贼故意留下的纸蜜蜂外,细心的玉中还发现她双乳上有两个模糊不清的掌纹,大概是淫贼不小心留下的。

众好汉个个捶胸顿足,却已知对方功夫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并非他们能对付得7的。众人冷静思考之后立即报官,希望官府查办淫贼以雪众人之耻。不幸的是,县官不问青红皂白就把众人乱棍打出,说

这起命案是众人合谋策划的,淫贼能在众人眼皮底下把小错奸杀而不被发觉纯属无稽之谈,奸杀小错一定是刁民自己干的。“念受害人平日里行为不检非良家民女,死不足惜,又根据法不责众之理,所以本官不再治你们的罪,快滚!”县官如此说。

众人恨得牙根痒痒,却也无计可施。山高皇帝远,在这个偏僻的小地方,县官就是土皇帝,他说白就是白说黑就是黑。其实众人还有所不知,这县官早已和淫贼“小蜜蜂”有勾结,两人互谋其利狼狈为奸。

淫贼“小蜜蜂”很有心机,作案极为谨慎,平时做事从不张扬。他真名安元,长着一副好皮囊,从外表上看老实面善像个书生,任何人见了也不会将他和凶残的淫贼联系到一起。林半仙看他第一面时还以为认错了,仔细观其掌纹还是不敢确定,后经过多方试探,方才认清他的真面目。

“你早已识破我,一不揭穿二不报官,还处处维护我,对你有什么好处?”“小蜜蜂”问。林半仙闻言叹了一声:“老朽狂称林半仙,终不是神仙。我已算出今年我有寿终之祸,要想逃过这一劫,唯有和命硬之人长期相处。人老怕死,世间常情,不知公子意下如何?当然我可以向公子透露玄机助公子扫平仕途上的障碍,公子日后一旦飞黄腾达了,什么样的美色没有,何须过这样偷腥舔刀的日子?”“小蜜蜂”想了想,一言不发又转身走了。

月上中天,林半仙把浑身上下收拾干净利索,直奔县衙而来。老远就看见衙门内火光冲天、杀声阵阵,他急忙越过城墙观看。火光下,只见县官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脑袋滚出老远,而“小蜜蜂”也是浑身是血,手拄长剑摇摇欲倒,被一大群差役团团围住脱不开身。他一见林半仙到来,心中大喜,兴奋地大叫:“你说得没错,我命果然硬,这么大块的骨头都被我啃了。不过也挂彩了,伤得不轻,快来帮我,日后我俩同享富贵。”

“老朽来了。”话音刚落,林半仙身形已近“小蜜蜂”,手中长剑同时刺进他的胸膛。“小蜜蜂”瞪着一双死鱼眼惊骸地看着他:“你,你……”

此时的林半仙像变了一个人,只见他目光如电,声如洪钟:“我是你奸杀的第1 5个女孩的义父,你作恶时在她身上留下了掌纹,于是我根据这条线索找到了你,没想到吧?”

“小蜜蜂”吃力地说:“你一直在骗我?”

林半仙正色说:“不尽是。你的命确实比别人硬得多,那是因为你的手相实在不同寻常。”

小蜜蜂双眼放光,满脸的喜色:“我还是死不了,对吧?”

“不。”林半仙打断他的话,“你先看你的手吧。”

“小蜜蜂”伸出双手低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他的双手满是血,手掌已经皮开肉烂,原来是抢县官宝剑时伤着的,因为光顾着恶斗才没感到疼。看到此处,他绝望地惨叫一声,瘫倒在地。

“多行不义必自毙!”林半仙说完猛地飞起一脚,把淫贼的尸首踢进火海。然后纵身飘然而去。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