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绵阳师范童话故事网 > 神话故事 > 民间传说 > 正文
刘墉荐官惩贪

乾隆是个文雅皇帝,最喜欢微服出行,一路看风景吟诗作对,尽享文人雅士之乐。刘墉饱读诗书,才华横溢,最能和他唱和,乾隆也就时常把刘墉带在身边。

这一日,乾隆悄悄带上刘墉和几名护卫,出了京城,一路往南,越走越失望,不觉皱紧了眉头。原来此时正值冬日,道路两边尽是枯枝败叶,街道上也是冷冷清清,满眼肃杀,根本没有风景。

正行间,忽见前面平整如镜,乾隆不觉叫道:“如此胜境,却是为何?”就让车夫停下车子,和刘墉下得车来,仔细查看。但见得那片土地,异常规整,竟是深翻了许多次,一根杂草也无。乾隆点头赞道:“现下已将土地平整好了,明年春雨来时,即可播种,确保有个好收成。这里的官吏倒是很能干啊,走,咱们进城看看。”

一进到县城,乾隆的眼睛更亮了。这座城虽没有出众之处,但到处都被清扫得千干净净。他最喜欢的就是干净,不觉情绪大增,寻了一家客栈先住下来,准备明天一早再出去寻风看景。刘墉已打听得明白,这里便是河间府,知府名叫刘广仁。

刘墉见乾隆已安顿下来,就出了客栈,沿着街道慢慢走着,想暗自体验当地的风土人情。他越走越觉得惊诧,这个小城太过安静了,就连街上的行人也是寥寥无几。他到过很多地方,像这样的小城,黄昏时分,正是百姓们忙着做饭的光景,家家户户该炊烟缭绕,街上的叫卖声也该盈盈于耳,但这里却情形迥然。

他见前面过来一个行人,忙着迎过去,赔上笑脸,正准备打听一番,那人见了他,却转身就跑。刘墉心下大奇,迈开步子就追,那人跑得更快了,转过一条小巷,就不见了影子。刘墉正睁大眼睛仔细寻觅,却不想脚下一滑,竟摔倒了,摔得他胯骨生疼,一个劲儿地叫唤着,却爬不起来。

旁边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太探出头来,见他摔得不轻,就把他扶进了家里,让他躺到炕上,给他揉搓。刘墉看她揉搓得辛苦,就说:“大娘,麻烦你给我条热手巾敷上,舒筋活血,一会儿就好了。”

那老太太笑着说:“你这位先生说得可真轻巧。给你条热手巾,那得用多少热水啊。”说着,就继续给他揉搓。刘墉听着蹊跷,正想细问端倪,却听“吱呀”一声门响,接着就见一个小伙子闪身进来。刘墉一见,正是刚才见了他就跑的那个小伙子。他忙着问道:“刚才你见到我,怎么转身就跑啊?害得我追你的时候摔倒了,浑身都疼啊。”

小伙子不好意思地笑了。刘墉忙着追问他:“你实话告诉我,刚才见了我跑什么呀?”小伙子只是笑了笑,却避而不答,然后就大声嚷嚷着说饿了。老太太忙着应了,从灶间里拿来几个饼子.外带一盘咸菜,放到炕桌上,又对刘墉说:“先生啊,您要是饿了,就将就着吃两口吧。”

刘墉拿起冰凉的饼子,好奇地问道:“大娘啊,天这么冷,您怎么还吃冷饭啊?”

老太太无奈地说:“俺们这里缺少柴火,就只能忍着啦。天寒地冻的,留下一点柴火,还得暖炕呢。”

刘塘又问道:“咋会缺柴火呢?”

老太太还要跟他说,小伙子却给老太太使了个眼色,老太太忙闭了嘴。

小伙子吃得又香又甜,刘墉可咽不下去。他肚子饿得咕噜噜直叫,可那饼子就在嗓子眼儿那堵着,噎得他直瞪白眼儿,就是咽不下去。他乞求地望着老太太:“大娘啊,能不能给我碗水喝?”

老太太却摇了摇头:“将就将就,过一会儿吧。”

刘墉只好草草地吃了两口,然后就躺到了炕上。他摔得还真不轻,疼得厉害,想让老太太请个郎中来给他看看,可他出来得匆忙,没带银子,想想老太太家又清苦,恐怕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只好先忍一忍了,明天一早,让小伙子到客栈中去求援,那就有办法了。

刘墉累了一天,躺在炕上却睡不着,因为那炕冰凉。他又躺了一阵子,只听灶间一阵细微的声响,摸下去一看,却见老太太正抱柴火烧火热炕呢,还在锅里放了两瓢水。不过片刻的工夫,那炕就热了,老太太也舀了一碗热水递给他:“先生你快喝了热水吧,趁热睡了,一觉睡到大天亮。”

刘墉喝了热水,顿觉身子一暖,再加上身下的炕也热了,说不出的舒坦,很快就睡着了。

他睡得正香甜,忽然被一阵细微的声响惊醒了。他悄悄爬起身来,探头往外一看,却见小伙子背起箩筐扛起扫帚,蹑手蹑脚地走出门去了,他赶忙跟了上去。

那小伙子出了门,径向西行,原来那里有片树林。此时正有风起,吹得树上的枯叶纷纷落下,小伙子就扫了落叶装进箩筐里。再行不远,前面却影影绰绰地也有些人影了,都是在清扫地上的落叶。刘墉过去拦住了小伙子,微笑着问他:“我想知道你们为何家家户户缺柴火。你是想老老实实地告诉我,还是想让我使些计策?”

小伙子也笑嘻嘻地问他:“我就是不说,你能想出啥计策来?你就是撬着我的嘴巴,我也不说,你能有啥办法?”

刘墉不慌不忙地说:“你家往门外泼水,结了冰,把我给摔倒了,你家就该给我看病吧?如果我看不好了,成天在你家吃喝,看不把你家吃穷了。”小伙子一听这话,愣了一愣,忙着小声说道:“先生啊,求求你了,千万别赖着我们家。你想知道啥我都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

刘墉点点头道:“你放心吧,我绝对让它烂在肚子里。”

小伙子这才说,每年秋天,庄稼收成以后,刘广仁就传下话来,说皇上降旨要吃河间府的红烧驴唇,府上要养很多驴,就要各家各户进缴秸秆。那些秸秆本来是老百姓家的柴火,缴上去后,家家户户都缺柴火,只能想尽了办法来节省。他怕老娘挨冻,又见今夜起风了,估摸着会有很多枯叶被风吹落,这才深更半夜出来捡柴火的。

刘墉一愣,转念一想,又惊疑地问道:“这落叶最不经烧了,你怎么不想办法弄点儿硬柴啊?”

小伙子哭丧着脸说:“先生啊,一看你就是从外乡来的。你到我们的田间去看看,那地都被大伙儿翻了几遍,能寻的柴火全都寻走了,哪还找得到一根草毛啊?”

刘墉这才明白河间府的地为何早就翻整如镜了。他愤怒地瞪起了眼睛,骂道:“大胆贪官,竟想出如此恶毒的主意,盘剥百姓!”

小伙子忙着捂住了他的嘴巴说:“这话可不能张扬出去。要是让刘大人听到了,你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刘墉又想到了一个问题:“昨日见了我,你为何转身就走啊?”

小伙子苦着脸说:“咱冷啊,一说话就得跑热气不是?你看咱这河间人,还有几个在街上说话的?”刘墉恨得捏紧了拳头,愤愤地告别了小伙子,回客栈去了。

刘墉刚来到客栈门口,却见一个官员正乐颠颠地从里面出来。他一看那官员服饰,猜想他就是刘广仁了,不觉暗暗一惊。让过了刘广仁,忙着进到客栈,参见乾隆。乾隆见到他这副狼狈样,不觉笑了:“刘爱卿,你怎么搞成这副模样啊?”

刘墉避而不答,却微笑着说道:“今日有幸见到了如镜之田,疑似天赐,刚才微臣出去,就是想探个究竟。等了半夜,方才探了个明白。”

乾隆忙着问道:“你快快说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刘墉重重地叹了口气,这才说道:“那刘广仁号称要给皇上养驴,把百姓们的秸秆全都收走了,百姓们没有柴火烧,只好去刨秸秆根,这才会把地翻了一遍,连根杂草都不见。那刘广仁盘剥百姓之贪,可见一斑。”

谁知乾隆听了这话,却摇了摇头说:“朕刚才已经见过了刘广仁,感觉此人颇有些雄才大略,且治理地方有方,宜当重用。朕已着吏部商议此事。你也帮我想想,看看给他个什么官职更合适吧。”

他这话可把刘墉的嘴巴堵上了。刘墉不好当面反驳他,转着眼珠儿想了一想,当即上前奏道:“皇上,那刘广仁治理地方确有一套,尤其是他这府治,干净得出奇,倒不如让他专管京城的清洁之事,也可保京城之内清爽宜人呀。”

乾隆听了这话,不禁拍案道:“好,好得很!”

原来,乾隆最讨厌的,就是京城里太过脏乱,有失皇朝尊严。他巳连续下了几道旨,要九门提督和砷着处此事,但都不尽如人意,现下这个刘广仁,倒真是个好人选。他就命刘墉拟了道旨,盖上大红章子,给刘广仁颁旨去了。

刘广仁一下子升了职,还当了京官,高兴得不得了,听说是刘墉举荐的他,更是感激涕零,特备了一份重礼来感谢。刘墉收下了礼,偷偷分发给百姓们,让他们买些柴火,好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刘广仁到京赴任后,才发现这个差使并不好干。先是和绅把职司银两贪了一个大头儿,他招来的人手捉襟见肘,然后就是王公大臣们根本不听他招呼,照样乱倒乱扔,让他顾东顾不了西,京城里仍是脏乱。几个月下来,情形不仅更是糟糕,而且还搭进去不少私银。他这才明白,刘墉举荐他,并不是抬爱他,那是在惩治他呢。他只好托病辞职,一走了之。

0
0
 
广告
广告